夏~晨起

吉洺萩(一叶知春秋)
回归写作的旨趣

夏~晨起

早上醒来,看到一段话"古代的人早起,惯常做的事情是清扫、挂画、插花、焚香。这大概也是他所说的美丽和良善之事。让一天有序而高雅地开始。在印度时,看到早起的人,不管是在乡村还是小城,惯常的事情也是清扫,买来鲜花去供养神庙。这种宗教性的开场,能让人的一天更加平心静气,更有倚靠。"

脑子里却想到了小时侯,那时候我们住在江南的那种大院子里,我的房间外面是一片大的场地,有一棵大大的泡桐树,开花的时候,紫色的花会直接掉进窗来,在我的书桌上噗通一声的安驻了,然后是我和它的对视,观察,以及丝丝缕缕的花香幽然入鼻。

夏天的早晨,我记得每天醒来,我基本会听到几种声音,一种是嬉戏在树上的鸟叫,叽叽喳喳,欢喜雀跃,对应着的是院子里一位制作鸟笼养鸟大伯家的各种鸟的唧唧喳喳,在压抑的鸟笼里上窜下跳,两种叫声此起彼伏,抑扬顿挫,感觉它们是在对话,躺在床上的我会联想着它们是否在对话着关于自由…

另一个声音就是隔壁奶奶拿着大扫把在扫地,扫着青石板,扫着公共区,是竹叶做成的扫把,声音很大,很慢,很好听,夹杂着的是她修剪花枝的声音,咔嚓咔嚓,还有她一个人好听的苏州话自言自语的说“茉莉花(乎)开哉,香得来”。

然后听到了水声,淘米的水声,还有打井水的声音,哐当哐当,自行车的铃声,由远及近,由近及远,叮铃铃…直到一个嗓门实在有点大话实在有点多我背后叫她“小麻雀”的邻居阿姨唤她家人起床的声音,这一天真的开始醒了,热闹起来了。而且这样的声音总是会让我想起美好的夏天。

夏至了,自然而然的醒得早了,也起得早了,想起起早后骑着单车去学校对面的山脚走一走,看看晨光,读读书,也很少听得父母说每天早上像打仗的说法,一切似乎都是从从容容,有条不紊,每个人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从前的日子比起现在来,真的有点慢。

我挺喜欢夏天的,想到夏天我总会想到温暖宁静的童年,拿个板凳坐在一棵大树下看书,阳光稀疏洒落在地上,美丽的斑驳,外婆做了精美的小菜,如果不想在室内吃,就端出来在院子里吃,清风徐来,是那种无名的安定的幸福感。蝉鸣悠长有节律的叫着,古井里的西瓜在降着温,白天越来越长,等着天黑躺在青石板上看银河,听老人讲星星的故事,偶尔还有萤火虫飘过,轻轻的,淡淡的…就算有烦心的事,总觉得会在这样的日子里不动声色的慢慢化解了…

日日新,苟日新,晨起是每一天零的开启,是阳光的,新鲜的,美好的。今天,又是夏的热浪,愿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