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动的虫

音乐堵住耳朵

形色路人像跑马灯一样掠过眼睛

犹如一颗彗星

穿过尘埃和星体

孤独是一只躁动的虫

前面那端是贪婪的大嘴

上面没有眼睛

欲望的牙齿恨不得咬住所有东西

饿得要死

后面那端是一首无意义的诗

是宿醉后的满口胡话

上面也没有眼睛 虚无得要死

但我知道啊

它生在身体里 长在身体里

他妈的与共生死啊

我只得不断地喂饱它

用音乐和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