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木

我又失去了一个朋友,没死,就是又丢失了,怎么丢失的,我不清楚,事情总是会有原因,但又不可总是非黑即白,我记得自我曾丢失过一两个打心眼里认真的朋友以及爱人后,我相信我再也不会为这类事情而伤神,从假装无所谓到成为习惯,催眠式的一个习惯养成方法,到最后还是会难过,耿耿于怀,这种感觉糟糕透顶,那怎么办呢,拒绝新朋友的加入,也不轻易打扰旧朋友,我想这是最不容易发生得失的办法,是不是人内心的强大需要建立在不停的失去,不是没珍惜啊,但就会发生些破事搞得成了过不去的坎,最后又只有去拥抱一下时间这个无奈的老朋友,只能这样了

旧物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