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莎娜

写雨的诗者

我一开始记不清你的脸,

记不清你说话时的语气,

记不清你习惯的小动作,

记不清你一颦一笑的神态;

它们多半都在短暂的故事后化为漫长的回忆,

变成了水下沉沉的绿草,

只留个模糊的印象泛在水面上,

不过一两圈涟漪;

---------------------------------------------------------------

也许走到最后时已经不记得最初相遇时说的第一句话,哪怕它很可能不是那么温柔普通的话,哪怕它也许听来惊愫骇人,这场疲倦而复杂的旅途消耗去我们太多的精神,也带走了许多无力支持长久的回忆。

--可即使如此,我依然会记得你,背后的天空依然澄彻透明,它们飞化成无数晶莹的碎片,如同旅途结束前被撒向路边的视线,全部停留在曾和你并列站过的昨天。

名叫“莎娜”的女生,和你一起看过的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