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次夕阳

从下午四点钟到五点半,我坐在图书馆的老位子,挣扎着听各种各样的lecture。

正前方是图书馆的玻璃墙和墙外被风吹动枝叶摇晃不止的梧桐树。大片大片深灰色的云被推向远方,金色的太阳缓缓落下,沉默着完成了一场日落的仪式。

身为旁观者,感叹于自然的美,又因片刻阳光的沐浴无比清晰的感觉自己融入其中,融于时间的洪流。

夜幕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