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紫茜茜茜茜

  我正哀叹着,闷油瓶把手机一扔直接凑过来亲我。

  

  “等等等会唔——!!”我本来就躺在他身上,这小子手臂一卷直接把我锁得牢牢的。舌头驾轻就熟的就溜了进来,跟进自己家门似的。我被他半压着动弹不了,只能乖乖放松下来由着他亲,反正这种事情舒服的又不止他一个。

  

  亲着亲着我们俩都有点起火,这几天我一直捧着手机玩到挺晚,闷油瓶也由着我。这么算来也有段时间没搞那档子事了,闷油瓶跟我在一起之后就彻底变成外表看着冷淡但是性欲绝不冷淡的反差人设,我们两做爱的频率也不算低,几天不做还真有点憋火。

  

  我趁他舔我耳朵的时候摸摸他的头发调笑道:“你这叫白日宣淫啊小张同志,一个星期不是你这么搞的。”

  

  闷油瓶也低低笑了声,往我喉结上咬了口说:“先收一次利息。”

  

  这人怎么学会顺杆爬了?

  

  我被他磨蹭的心里起火,于是偏头叼着他的下巴磨牙。闷油瓶的手也不闲着,直接从我没系紧的裤腰里钻进去,握着那活儿开始撸动。

  

  快感激得我舒服的“嗯”了一声,松开嘴靠着他的肩膀蹭来蹭去,食髓知味的身体已经开始泛起些痒意,后面那地方也不自觉的缩了缩。我抬头亲了亲闷油瓶的眼皮,往他的睫毛上呵气,故意放轻声音说:“换个姿势,压得我手麻。”

  

  他的喉咙里又滚出一声低沉的笑,直接把我抱起来趴在他的身上,我的头枕着他的肩。闷油瓶半靠着床头,一手开始往床头柜里摸润滑剂。

  

  我们两搞了这么多次,什么姿势舒服什么姿势爽什么姿势最有感觉彼此都摸得门儿清,老夫老妻的也没那么多破事,就是干。

  

  “今天直接来?这么急啊你?”我们两的衣服很快被闷油瓶扒得精光,肉贴肉毛孔相吸的感觉太爽,我禁不住又往闷油瓶身上蹭了蹭,在他的肩膀上不住舔吻吮吸。平日里他体温偏凉,虽然有点疤痕但摸上去还是很舒服,皮肤贴上去像是贴着一块温凉的丝绸,相互赤裸着摩挲的时候更是十分惬意。不过这会儿他的皮肤已经完全烧热起来,左肩上墨迹缠绕,随着他起伏的胸口愈烧愈旺。

  

  闷油瓶也不答话,手指沾了润滑剂直接就往我后门招呼,今天的前戏不长,我们两都还没射过,前面硬着后面也不是很放松。他的手指戳进来的时候还是很疼,我轻轻抽着气努力放松肌肉,好方便他的手指进出。

  

  虽不能说得上是特别精于此道,但闷油瓶学习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想当初第一次做他就只是看了一遍胖子那坑队友的提供的GV,就能搞得像模像样,我也被弄得爽到不行。做到现在,他找我的敏感点就跟摸他自己的鸡巴一样熟练,没几下就能让我放松下来,后面也软了,他手指的抽送也变得容易起来。

  

  “今天不带套了行不行?”闷油瓶揉揉我的一边耳垂问道。

  

  “嗯……啊……随便你啊嘶……”我闭着眼睛顶他的肩膀,喘道,“进来嗯…快点……”

  

  下一秒就有火热硕大的龟头贴上后边的穴口,磨了几下之后突然顶进来,虽然已经拓张过但还是又胀又痛,我扬起脖子“啊”了声,闷油瓶也粗喘了一下,插到底之后就停在里面缓了缓。

  

  他一手撸动着我有些半萎下去的性器一手在我的后背上来来回回的抚摸,等我稍微适应一点才开始动,刚开始还是有点疼,但慢慢地那种痛就变成了爽。

  

  肠道的肉壁经过这么多次性爱之后已经记住了他阴茎的形状,熟悉的快感一波波的从下面漫上来,游走过每一块皮肉每一根脊骨,最后栖息在大脑和心脏。我双手环上闷油瓶的脖子和他接吻,他也搂住我的腰一边顶动一边慢慢的把我往床上放,最后变成我躺着他跪在床上的姿势。

  

  这种姿势因为是向下冲,所以可以进得更深,我能感觉到他的龟头每一次都狠狠碾过敏感点又往更内部冲去,甚至有种能顶到胃的错觉。

  

  “啊……啊……快……再快一点嗯……”剧烈的酥麻冲得我脑子都不清醒了,也无力再去管自己都喊了些什么,只想让闷油瓶更狠更用力的操进来,好让这种猛烈地快意能冲破最后的临界线。

  

  可在最关键的时候,这孙子居然抽出去了。

  

  “小哥?”我喘着气半眯着眼睛看他,“怎么了?”

  

  他朝我特不怀好意的笑了下,虽然闷油瓶的面部表情寡淡,但我就是能看出那种蔫儿坏的意思。更何况闷油瓶有前科,这小子看着正经但在床上鬼主意多的要死。

  

  “你……你干什么……?”我撑着颤抖的手臂看他压在我身上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摸来的手机点来点去。

  

  “吴邪,玩个游戏。”

  

  闷油瓶说完直接把我翻过去趴着,性器也重新插进来,但就是不动。

  

  接着他把手机屏幕放我眼前,我一看差点没气背过去,屏幕上是我的抽卡界面,闷油瓶那孙子又给我往里面冲了几千勾玉。

  

 “妈的你给我看这个干嘛!”我咬牙切齿地回头瞪他,闷油瓶俯下身来亲了亲我的嘴唇。

  

 “抽吧。是R卡我就动一次,SR就两次。”

  

 “抽到SSR,就让你射怎么样?”

  

  卧槽这小子是要玩死我。

  

  

  后来的事怎么样我也记不清了,总之第二天起来我就卸了游戏。

  

  垃圾游戏,毁我钱财,乱我性生活。

  

  老子再也不玩了!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