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与君同 03部分

紫茜茜茜茜

虽然只有他们二人在此,这场仪式的庄重与喜悦却不减半分。张起灵自进屋来就死死压在心里的汹涌情潮此刻终于冲破冰面,他伸手扣住吴邪后颈将人拉向自己,带着火热温度的唇舌甫一接触便紧紧纠缠在一处,来不及咽下的津液伴随着无法压抑的喘息从两唇交接处流出。

  吴邪被张起灵推搡着往床榻边走,没人还能想得起桌上未曾动过的菜肴,满心满眼里全是与自己拥吻的人。好像整个世界里,都只剩下他了一样。

  “呜……小哥……”吴邪迷蒙着双眼,十指插入张起灵的头发轻轻揉着,这不是他们第一回亲热,却因为刚刚举行的神圣仪式而带来了宛如新婚之夜的羞怯与紧张。情欲缠绵着从心里一波波涌出的喜悦和深情冲刷过他身体里所有血管,这一夜的吴邪分外乖顺,由着张起灵侵略过他身体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烙印在他身上的吻都如同会永久纹下的印记,向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宣称,他是张起灵的,而张起灵,也是他的。

  从今夜之后他们只是彼此的,像两本逐页交叠起来的厚书,紧密咬合,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轻易分开他们。

  张起灵的手指沾着化了一半的脂膏,轻轻捅进吴邪的后穴,多日未曾被进入过的地方有些紧涩,吴邪疼得身体微微缩了一下,张起灵一手抚慰着他因为疼痛半软下去的茎体,一手又沾了些脂膏旋转着往小穴捅进一根手指。吴邪轻轻呜咽了声,抬手紧紧抓住张起灵的肩膀,努力配合身上的男人放松自己。张起灵的动作极其温柔,等吴邪彻底适应了才加进第二根手指,渐渐地肠道内开始自己分泌润滑物,进入变得更加容易了些。吴邪前面半软的茎体也重新抬了头,吐出些晶莹露珠来。

  张起灵轻轻吻了吻那沾着晶莹液体的头部,张口含了进去,手下动作仍不停。吴邪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身子一抖,原本压在嘴里的的呻吟声也一串串溢出来,和着细碎淫靡的水声低低回荡在床帐里,像一首缠绵动情的歌。

  “啊……小哥……我……嗯要……”吴邪含糊不清的呢喃着,额角的汗划过他微红的眼角,让张起灵又想起来明艳的桃花,而吴邪白皙的皮肤上,同样也有张起灵种下的桃花随着他扭动的身体在盈盈盛开。

  张起灵感觉差不多便吐出吴邪挺立的玉茎,挺起身将自己早已怒涨呈紫红色的肉根抵在身下人已经盛放的穴口,他的声音已经被熊熊燃烧的情欲之火烤的低哑。

  “嗯……吴邪……我……进去了……”说着,张起灵把自己等候多时的欲望缓慢楔入吴邪身体,感受着青年火热的肉壁随着他的开疆拓土一寸寸退开,又一寸寸的包裹上来,这个认知让他插在吴邪身体里的部分又胀大起来,插入的动作也少有的带了些急切。

  吴邪因为进入的胀痛而紧咬住下唇,他半睁开眼睛看着因为努力压抑自己动作而紧皱着眉的张起灵,心内突然泛起一片酸涩。

你不必为了我压抑自己。吴邪想,无论你怎么样,我都是可以的。因为我爱的人是你,所以我也能够接受你的所有。

  这个世道太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会和你分开,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会突然就离开彼此的生命,所以趁着我们还能亲密缠绵在一起的时候,你可以毫无顾忌的来占有我。

  他伸出手去握住张起灵的上臂,想要攀上他的肩膀,想要坐起来拥抱这个男人。张起灵察觉了他的意图,手上使力把吴邪抱起来,让吴邪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

  吴邪的身体随着交合的动作起伏着,他死死抱住张起灵的肩背,犹如要溺死的人抱住最后一根浮木。体内颠簸的情潮将他一次次推入湖的最深处,翻涌的波浪不断拍打着他的身体,他的头脑。吴邪再也忍不住,哭喊着呻吟出声,绵软婉转的哭腔愈发激起身上人的兽欲。张起灵将吴邪平放在床上,掐住他的腰整根抽出又插入,激烈的动作带起床帐上的流苏共舞。被推到一旁去的莲子等骨碌碌的滚来滚去,相互撞击发出沙沙声响。帐子里全是吴邪的呻吟与张起灵的粗重喘息,湿热热的纠缠在一起,直到桌边红蜡烧了将近一半方逐渐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