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

然而,只要一旦涉及个人利益,很多道德帝就开始抱着头大喊,我不听我不听,我还是个宝宝,一点都不敢勇敢宣扬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

文|衷曲无闻 图|源自网络


01

前些天,我像往常一样加了一些读者。

其中有一个,上来就给我发一个公众号的名片,并要求我和她互推。

我翻了几条历史消息,发现是个营销号,便回复她:“这个推不了,不合适。”

她说:“都是朋友,帮个忙吧。”

好奇之下我问:“你有多少读者?”

她说:“快100了。”

我说:“这个忙我真帮不了,你这个是营销号,对我没什么好处。”

她说:“好,你牛。我只能说你没有学好,其它的不想表达。”

我瞬间就懵了,小岳岳脸。

她接着说:“你就是活在你的物质里,活在你的自我里,活在你的当下,你根本就不懂爱。”

02

这让我想起另一件事来。

读大学期间,有一次从市区回学校,坐的是拥挤的244路公交车。

我和一群人前胸贴后背站着,面前有个年轻小伙,睡得正香。

突然,有个中年男人走过来拍打他的脸,气势汹汹地说:“起来让个座。”

中年男人的语气,极度冷漠,仿佛是在下达命令,然后指了指旁边的老大爷。

年轻小伙估计是真的困得不行,没搭理他,翻身继续睡。

中年男人继续拍年轻小伙的脸:“让你给老人让坐,这点素质都没有吗?我爹都这把年纪,赶紧起开。”

年轻小伙试图解释:“我上了一天的班,晚饭都还没吃,我也很累。”

中年男人开始撸袖子,准备来硬的,特别大声地在车厢里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没素质了,读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03

以前看过一本书叫《中国人的气质》,书的内容主要讲的是晚清以来中国人的精神状态。

有个村庄有个老太婆,因为没有子嗣,过得很可怜。

于是老太婆天天去别人家要吃的,如果不给,就跑到河里站着,说要淹死自己。

村里人没办法,只好救济她。直到有一次,她不小心真的淹死了。

道德绑架自古就有,是弱势群体的惯性思维,也是他们屡试不爽的手段,因为道德武器不用花钱,不用找关系,还能抢占制高点。

作为穷鬼,反正自己没钱,他们说,你们有钱人,怎么不把钱捐点出来做慈善。

作为吃瓜群众,反正音响没安在自己家门口,他们说,人家大妈跳广场舞怎么了,老年人难得有点娱乐活动嘛。

作为烂好人,反正熊孩子刮坏的不是自己的车,他们说,小孩子不懂事,你一个成年人计较些什么。

道德行为本应该是让每个人从心底发出,觉得帮助他人能感到一种愉悦,但现在基本都成了刀剑,握在手中,砍向别人。

试想做一件好事,却是在他人的目光中被逼迫的,谁会真心实意的做好事呢?

04

道德的形成是一个复杂的人性问题。

人性中有善的一面,也有自私自利的一面,道德其实正是为了限制自私自利的一面激发善的一面。

人类为了所有人的利益得到保障发明了道德,但反过来,所有的人又被道德所束缚,这就是文明所带来的的人性异化。

“是兄弟就给我上。”

“考这么点分,你对得起谁。”

“我可都是为了你好,别不听劝。”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差不多就把婚结了。”

“你丫怎么买日本车,知道吗,你买的每件日货,都会变成打向我们的导弹。”

道德绑架,是所谓“政治正确”表现形式的一种,和以革命的名义,施行损害他人利益的行为是一样的。

当一个错误行为披上道德外衣,便会很容易产胜不可估量的危害,而施害者仍然肆无忌惮地觉得他们有理。

05

一直以来,我很喜欢胡适说的一段话。

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

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自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有一大部分是宣扬道德的。建国以后的人不能成精,但他们可以成为道德模范。

从小到达,我们接受的教育是,“你应该做个正直善良的人。”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一言不合就有某个大腹便便满脸油光的领导跳出来巴拉巴拉在旗杆下说一大堆。对照自己,你做不到领导说的那些,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中学生,无法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道德一旦升级为公德,人们甚至要让度自己的部分自由来构成公共权力,这种自由包含复仇、支配财产等。人们为了安全放弃了持枪的自由,甚至为了避免拥堵连开车的自由都没有了。

然而,只要一旦涉及个人利益,很多道德帝就开始抱着头大喊,我不听我不听,我还是个宝宝,一点都不敢勇敢宣扬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

最可恶的是,道德只能绑架那些善良和单纯的人,对那些虚伪狡诈的人来说根本无效。

正如好友顾寒山所言,“年幼时,我一直渴慕正直与善良,后来渐渐发现,我们的世界不是狼窝就是虎穴。那些一遍遍向我们宣扬道德与文明的道貌岸然者,就是糟践道德与文明的始作俑者。”

“人们有多高尚,就有多卑劣。我记得许多初涉社会的少年,纯真未凿,却在成人的世界里,逐渐被打磨成一副胁肩谄笑的嘴脸,最终一头扎进世界的大流,成为他们的同谋。”

06

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足而知礼节。

在我看来,每一个需求别人帮助的人,更应该以一个谦卑的姿态,而不是命令的口气去请求别人。

只有被这个世界的不善良打扰过的人,才能更加明白真善美的伟大和来之不易。

要知道,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举手之劳是帮助者的谦辞,而不是需求者用来绑架的理由。

我依然会给那些和蔼的老人、懂事的孩子、善良的孕妇让座,依然对这个世界抱有善意和信任,也依然赞同一个观点——

道德只能用来约束自己,而不是打扰别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