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公司的一个晚上

我舞影零乱

那个带着小骷髅的冒险者又来了。

安达里尔已经很久没见过冒险者了,毕竟作为一个娱乐表演机构她已经上了十五年班了,就算是老主顾也多少看腻了他的表演了,没有顾客的时候她就只能和那些沉沦魔打打牌打打麻将聊以度日。但是时间久了,就算那些沉沦魔在打麻将的时候故意输给她她也会觉得没意思。她已经打算好了,再干个三个月等下一批顶着高清重置版的名号的演员就向准备向那个叫暴雪的老板提交她润色了很久的退休申请,搬到别的地方钓钓鱼养养颜,过一过不用向这样每天混吃等死的日子。

但是前天出现的冒险者让她激动得直接掀了麻将桌,甚至补妆的手都有点颤抖。

那个一身破烂的小法师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安达里尔有点想哭,她突然回想起十多年前每天来找她的人多到让她应接不暇,多到让她烦不胜烦的日子。

那时候怎么会想到暗黑公司会没落到现在这个样子呢?

虽然这次他明显比以前变强了好多,身上的装备散发着暗金色的光,但安达里尔还是很小心的扔着毒球,像供着宝贝一样生怕不小心打死那个冒险者,让他失去兴趣以至于丢失这唯一的顾客。

“这次给他扔个什么呢?扔乔丹戒指的话他肯定会满意,可是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哎呀这次扔点垃圾吧,下次再扔乔丹。嗯,就这么决定了!”安达里尔像个小女生一样地琢磨着自己的小心思,全然忘记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也是这么想的。

扔光了小毒球,安达里尔按照剧本发出了一声惨叫,扔出了公司货柜里的两个最漂亮的盔甲,偷偷看了他一眼,满足地钻进了地下。

“嗨呀好气啊!又没出乔丹!退了退了再刷一次!”坐在电脑前面的人生气地嘟囔着,鼠标指向了重新开始的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