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说说

最害怕两种人:一是满嘴跑火车承诺当儿戏极其不诚信之人,二是懒惰赖皮装逼矫情生活还特别邋遢的人。可巧了,老天就偏偏安排我和这两种人一起度过了相当漫长的一段路,而这路,还在延续。。。

过去气盛,会气冲霄汉瞬间抓狂。现在好,竟然学会了一笑而过,燃香写字填经,功课做做蛮惬意~明白,这是老天送的最珍贵的礼物----磨难,化了妆的祝福呗。

最近很忙,主要心累,生活仿佛瞬间给我布置了很多事情,牵挂与压力倍增,最大的好处是,逼着自己不赖床了。

记得师父曾对我说过,别轻易流泪,因为你每流一次泪,这人间便多五千人等你度化。可能最近老电影新电影看多了,动不动就掉眼泪,连动画片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