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很难

文/叁拾

「一」

最近和菜头连续写了两篇文章,讨论微信公众号的创作指南。其中一部分是很技术的,很经验的,赤裸裸的传授一些公众号写作的技巧。

之前他在「得到」的专栏里,已经循序渐进的指导一些人,希望更多的人能拿起笔来,迈过写下第一个字这道难关。很多人照着做了,很多人坚持了一段时间,然后,不出所料,声音开始往两极发展。

喜欢写作是个好事儿,写的下去是个难事儿。

菜头叔极力的希望能在他的笔下,把这个故事讲的圆滑,顺畅,并且富有深意。他有这个能力,可是有些人,并没有能够理解他这份深意的能力。

他只能更赤裸一点,把写作这件事分成三六九等。你希望靠写字儿赚钱出名儿,你得这么玩;你希望记录自己的生活感悟,你就得那么干。归根接地,写字儿这件事,门槛够低,一脚踏进来之后,台阶太多,太高,太陡。

好在菜头叔早已经看破了互联网上写作这种小把戏,又深谙网络传销的规律,文字功底扎实,硬实力软实力都修炼的登峰造极,三言两语之间,把道理讲透,剩下的,任凭你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他自岿然不动了。

也许,他自己也意识到,我把美味的糖连糖纸都包开放到你嘴边,告诉你吃下去就会幸福,可是你却尝了一口之后告诉我你喜欢吃酸的,问题不在于你喜欢吃酸的,问题在于你明知道却还要尝一口,这就有点儿过分了。

菜头叔写的好,说的也好,可终究,我不觉得他是个作家,也许,他也不这么觉得。

他的文字,使用,讲究技巧,一环套一环,一阵接一阵,你躲的开明枪,挡不住暗箭,也许这就是多年的写作和媒体经验。他知道如何在第一句话就牢牢套住你,越往后裹的越进,直到他一杯红酒下肚,坐在洱海边,吃着自己卖的松茸,一指烟灰,撕裂你,让你顿觉入了空门,恍惚前面一世白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只能说,我觉得菜头叔是个好写手,顶尖的写手,但还只是个写手。

「二」

前凤凰的主笔王路,前一段时间也谈到写作,他讲有个作者拿来一篇稿子让他提提意见,他二话没说,把稿子直接退了回去,并且教给她一个技巧。

王路说到自己是如何写作的:

四千字的稿子,看起来已经尽善尽美了。我会在文档开头写两行:第一,删到2500字。第二,三个小时后再发。三个小时后,原来的4000字只剩下1000字,在删改过程中又添加了2500字。这3500字,显然比以前的4000字好,删去的是相对差的,新添的至少不会比留下的差。但它仍然没有满足第一条目标,怎么办?把最早的两行目标去掉,重写两行:第一,删到3000字。第二,两个小时后再发。每篇稿子,重复三到五遍这个过程。过了半年,再看之前的文章,会觉得怎么这么烂,简直是一坨屎。这就是长进。

一篇文字,这是能在当时写出的最好的表现。可是随着一个人不断的成长,他的阅历,他的经验,他的角度,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改变,再回头去看,很难能满意自己当初的表现,这就是进步。如果一个人半年之后发现自己的做好的作品是半年前的一篇,那只能或多或少判定他在这一方面停滞不前了半年。

他教那个作者便是,回去先改三个小时。作者说,不知道如何下手,王路说「不知道不要紧,把电脑打开,对着文档,坐三个小时,不要动,也不要干别的,三个小时过去,就算一个字都没改,也有长进。」

「三」

和菜头也给过一些小技巧,可以在刻意训练之后,很大程度上提高一个人的写作能力。

看一幅画,快速,不要思考,然后动笔,由远及近或者由近到远,一点一点回忆,从第一见看到的东西开始描述,一直写下去,回头再看那副画,自己对比,自己修改,自己长进。

我试过,效果很明显。一个很快就会得出的结论就是,当你写下来的时候你才会发现,你不是不会写,你连最根本的思考都还不会。

很多人都有这个习惯,觉得自己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为什么对方总是听不懂,不能理解,很无奈。可是多半时候,如果他选择把自己说的话记录下来,会发现,他自己就没有描述清楚,更可怕的是,他也许会发觉自己的理解和自己笔下的东西,完全是两回事。

听说很多人学不好英语的原因,是因为他语文就不好。我英语很烂,我也怀疑自己语文很烂。

如果还是想写下去,兴趣很重要,刻意的练习更重要。李笑来有一个很好的总结:

有兴趣——刻意练习——取得进步——产生更大的兴趣——继续刻意练习——取得更高的进步。

记住,如果一件事,最后的结局不会让你感到幸福,那么最好趁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