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是拒绝的

其实我是拒绝加班的,我不是那些努力婊,我也尽量按时完成所有的事情,快乐的,欣欣向荣的完成所有的事情。

只不过不小心有做不完的事情时,我会焦虑加完班独自回家的清冷地铁和清冷小区和清冷楼道和清冷电梯,但又非常想念家里毛绒绒的蜜蜜,担心它又坐在门口的餐桌上默默看着门的方向,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家里安了摄像头会乱说?

今天仍旧智齿隐隐作痛,阿汤推荐了一首好听的歌,一直很安静,好听是好听,就是好虐心,搞得下午四点开始我就难过今天晚上又要很晚才能回家,又要难过如何优雅的走到地铁站而不觉得冷,又要难过我想回家待几天但是现实是还要做标书还要投标,柔软的生活终于不属于我。

可以怀念一下一无是处的自己,如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