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外的网约车

大鲵

文/谋忠

一个政策的出台,有时候是监管者被俘获的结果,有时候是善意的监管者表现得过度自信的结果,而前者居多。政策中谁俘获了监管者,浅思之下可能是显而易见的。但一个政策是不是被俘获的结果,却是要深思熟虑的。

今年获经济学诺奖的大咖之一是我熟悉的哈特。哈特的“拿手本事”是契约理论。不完全契约理论有一个核心观点,资产控制权应该配置给最能影响交易价值的一方,这会激发该交易方的投资活力,带来总福利的增加和效率的提升。

用大白话说,活儿不一定交给有本事的人亲自来干,但是拍板的权利一定要交给他。我们结合这个理论和基本的供求分析,来聊一聊影响我们生活的网约车及其排外政策的经济学。

从招手打车说出去

招手打车是一种简单的合约机制,这个合约是口头的。招手即停,送完付费,并出具发票,发票是记录交易完成的凭证。

这个合约有几个重要条款构成,一是起步价约定,二是每公里收费价,三是乘客投诉权利,四是司机按公里提成安排。前两条都是受地方管制的,执行的是管制价。后两条分别是乘客和司机可控制的。

一个有效率的🚕服务,包括舒适度,送达时间,乘车距离,驾车平稳度等方面都能满足乘客要求。但这些都是没有能写进合同的。

那么这个合约是不是有效率的?坐过出租车的人就深有体会了。这里毋庸赘述😄。

可以说,传统的出租车服务至少不是最有效率的。

哪里出了问题?

一方面,问题出在事后讨价还价成本高。乘客经常不满足出租车提供的千篇一律服务,但是这也不能从事后讨价还价中得到任何改进,投诉电话并不能发挥什么实际作用。司机打表计费,由出租车公司来监控,司机也没有让利的空间。司机就不愿意为改进服务提高服务质量,而是选择路程更远甚至绕路的情况,以增加个人收入。

另一方面,资产控制权归第三方所有也是症结所在。在这个服务合同中主要资产🚕归出租车公司所有并实际控制。司机频繁更换变速箱,刹车等关键设备,开车平稳度差,车辆损耗快等等在与司机交谈中都可以感受到。不是故意损坏,而是为了缩短时间,延长公里数,增加个人分成收益。对车辆舒适度,驾驶平稳性投入就少。

网约车改进了什么?

一是提高了乘客收益,变相扩大了议价空间。以优惠券,充值返现的形式,提高了乘客收益,相比较于出租车,这在某种程度上补偿了可能带来的服务质量的下降,尽管网约车服务质量比出租车总体质量要高,也使得网约车更有吸引力。

二是买卖互评机制。乘客和司机在事后都可以对双方交易行为进行评价,滴滴采取对司机积分制考核,司机不得不提高服务质量。事后买卖互评实际上也是一种额外的激励约束机制,他弥补了网约车讨价还价空间有限的不足,把司机部分剩余控制权交给乘客,再由公司实际行使该权利,公司就为维持品牌,确保服务质量获得了抓手。

三是资产控制权。除出租车外,部分网约车车辆权属归司机个人所有,司机维护保养积极性高,车辆整洁舒适度,驾驶平稳性进一步提高。这就是资产控制权由第三方转移给司机的优势。

用契约经济学的话说,网约车改变了传统出租车合约中司机的激励和约束条件。司机作为资产控制者,在合约执行过程中,具有很强的维护资产的激励,除了按时把乘客平稳送到目的地,保持车辆清洁,车辆设备安全性,提供更好的服务获得更好的评价口碑,都是司机要考虑的问题。

司机可以选择的变量多了,也就意味着乘客可以讨价还价空间就大了,为应对服务过程中出现的各种可能性,可以调整或者说再谈判的余地就大了。专车司机通常能够提供更好服务,主动为抱着小孩儿的乘客开门,我们一家就享受过这样的服务。这些都是通过有效竞争和合约安排必然带来的结果。

有被俘获吗?

判断有没有被俘获,要看这个政策是不是带来了总福利的增加还是只部分人福利增加。这里我们要进行福利分析。

首先我们从司机福利来看。可以肯定的是,排外政策降低了非本地户籍司机的福利。因为这部分司机只能从事带来更低净收益的工作,或者花一笔额外成本享受政策,但这些都降低了被排外司机的福利。

本地户籍司机呢?排外司机释放出来的市场份额,除了本地司机获取一部分以外,可能一些本地从事其他行业的司机会加入到该行业中来,以获取更高收入。但这部分司机早干嘛去了?难道他们比排外司机还没有提供🚕服务的优势?结论是,潜在本地司机抢市场份额可能性较小。也就是说,这部分市场份额由本地司机抢占,因总供给减少总需求基本不变,本地司机因此增加的福利要远少于排外司机福利的减少,同时本地司机时间有限,会出现打车难情况。

引理1.根据基本的供求分析,排外政策下,本地司机福利提高,司机总福利下降,易出现打车难的情况。

我们再来看乘客福利。

根据上面的分析,一部分乘客会打不到车,这部分消费者福利损失了。同时,网约车价格是否提高暂且不论。我们来看看服务质量怎么变?

根据第二和第三部分的分析,服务质量取决于互评机制,资产控制权和其他辅助手段。这些受影响较小。请注意⚠️,这个结论和用供求分析的结论是不一样的,根据供求分析,完全由本地司机运营会提高价格,降低质量。

但有一个方面需要注意,由于竞争者数量的减少,乘客优惠券力度会出现下降,在互评机制仍然起作用情况下,这会减少乘客福利。

引理2.网约车机制下,排外政策导致乘客福利下降。

结论:排外政策导致社会总福利下降。

现在情况比较清楚了,在消费者,本地司机,排外司机三者中,只有本地司机福利增加了,社会福利是下降的。监管者被本地司机俘获了。本地非出租车司机集体行动比较困难,我们基本判断是,极有可能是被本地出租车运营公司俘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