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有一天我离开了人世

这是大爷的小妞的第2篇文章


都说人来世上是一场旅途,出生那一刻是旅途的开始,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或者喜怒哀乐都是旅途中的一道道风景,只是这风景是否讨你欢心罢了,人们努力着挣扎着徘徊着或者期待着,步履不停一直前行,直至死亡,旅途结束,无论你是否愿意。

小时候每每听说哪里有人去世,无论多远都会和小伙伴们一起跑过去看看,那时候的自己对葬礼充满了好奇,挤破脑袋要到前面看看去世的人都什么模样、棺材是什么样,一直看到一抔抔黄土扬撒着,空旷的田野上又立新坟一座。那个时候丧葬设备不全,厚重的棺材全靠人抬,十几个大汉累的满头大汗咬着牙步伐沉重,披麻戴孝的亲属们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哭声通天、声泪俱下。一旁围观的我看到这悲戚的一幕往往忍不住也跟着抹起了眼泪。

看完葬礼,回去的路上我就想,人死之后去了哪里?是在漫无边际的太空中漂浮着吗?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吗?就像时间的长河里的一粒尘埃?会有亲人朋友吗?越想越害怕,于是赶紧跑回家,看到厨房里老妈在烧着柴火做饭,心里算是有了一丝安慰。

前段时间我二爷去世,回家奔丧,这次是参加自己亲人的葬礼,触动更大。

作为孙女辈的我和其他几个弟妹一起陪着姑姑和小叔跪在灵棺一侧。两个姑姑得到消息后都是连夜从几千里外赶回来,身体上疲惫不堪,精神上又极度哀痛。想着她们在回来的路上肯定哭了一路,到家看到二爷的遗体又是好一阵痛哭,这样折腾了一夜,但这只是葬礼的开始。接下来还有三天,白天黑夜都要跪着守灵,若有前来吊唁的乡亲,都要再失声痛哭一阵。看着姑姑和小叔哭肿的双眼和龟裂的嘴唇,特别心疼。

现在我要说的一些前来吊唁的人们,让我无语又无奈。他们往往大老远赶来,一进大门便开始捂着眼睛大声哭着,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景象(小时候没在意),当时着实把我惊了一下,内心想着:“这情感喷涌而出啊”。吊唁者还一边哭一边喊着:“我的某某某啊,你咋就这么走了”等诸如此类的话语,到了灵堂前不由分说就往地上一跪,继续捂着眼睛佯装哭的很痛,好像和亡者感情很深厚的状态。为什么说是佯装,因为紧接下来旁边主事的长辈礼节性拉他一下,很多吊唁者便站起来走掉、笑着和一旁的人打着招呼。没有看遗像、没有哀思、没有告别、没有对家属的安慰,就这么走了个过场。其实有一点可以理解,很可能他们在生前和二爷并没有打过太多交道,有的人甚至都没见过,但介于千丝百缕的亲戚关系,介于世俗礼节又必须来这么一趟。他们也是辛苦。

就这样,接下来的三天里灵前不断重复着这让我无语又无奈的一幕。打扰了亡者清净,疲惫了亲属心灵,也难为了悲伤仅存于口的部分吊唁者。老家的世俗规矩如此,老辈不愿打破,小辈也无力打破。但在我看来葬礼是一种告别仪式,是做给离世的人,而不该是做给在世的人。

现在我已经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对死亡好奇又害怕了,只是觉得死亡或许只是未知旅途中的一小段,人间旅途的结束也就意味着下一段旅途的开始。而且说不好下一段旅途会更加奇妙多彩。

希望未来一天,在我的葬礼上,无论是至亲还是好友 ,能够安静的和我道个别,没有哀痛和心碎,也没有努力挤出的眼泪。曾经共同的风雨陪伴,已弥足珍贵。

题外话:亲爱的们,我很好,热爱多彩生活,珍惜身边亲朋,有着自己理想,也在为理想奋斗的路上。虽然知道人们终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但我会尽情享受这个世界的美好,以更加充盈的姿态迎接每一天。以上只是生活中的点滴感悟,望亲友看到不要担心哈。

作者:刘珍,某大爷的小妞,一个逗逼文艺女。

向往既可以朝九晚五又可以浪迹天涯的小日子。

在这儿,我们一起寻找平淡生活中的小惊喜!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