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差点儿忘了曾经自己有多努力让生活尽量有趣

可现在的我,每天回到家,Just躺著。

生活何时磨光了我本来就不富余的耐心,我变得异常浮躁。抵达不了想要登陆的彼岸,也不想消耗体力使劲儿扑腾,于是我成了季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