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可及的怀念

阔别十余载,今日相聚愁。

人人年少懵懂,情窦初开总有三五好友,那是青春的记忆,是生命的痕迹。庆幸,我的那三五好友一直关系很好,我们经历了青涩初恋,花季岁月,迷幻大学,毕业离愁,爱恨别离,一吻定情,情海翻涌,谈婚论嫁,嫁人生子,总有一方水土叫“故乡”牵引我们相聚,总有一份牵挂让彼此关心。

昔日小儿女,谁知各奔东西,有人在沿海南尽头,有人在江南小水乡,有人在帝都大首府,三位童年玩伴,三个方向奔命,相见总短暂,惜别总难承。

成长就是这样,无奈惯了就接受了。

2016年10月初到珠海看望你,也称得上那首浪漫的歌名:“漂洋过海来看你”

以前我们相互守着对方谈“生离”,如今我们相互陪伴谈”死别”。出事那会儿我在想:我们人人都要过这关。理性如此,感性却不能说,不敢碰,不舍提。只言片语带过都怕会让对方疼痛,片语只言的回答让人感到放心也就不再接话。到来就是最好的支持,尽管颇折腾了一些人力物力,只是不添麻烦也成了一种不忍。

而今离我毕业都已10年了,我们的孩子们依次出生长大,大家从聊自己,聊男友,变成带孩子,骂孩子,跟老公吵架,再见到儿时老友,给自己些时间,钻回青春的岁月,打趣那时的拉面啤酒也还是很开心。要收笔时还是忍不住感慨一番,过去如漏网之鱼,盯着满是窟窿的网发呆;将来是隔着窗户看蓝天,它就在眼前,恨不得一步登上去,却还有那么远的距离。不能再豪言壮语,平淡道一句:就此别过,只愿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