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鬼地方后的第 18 天

一山S

怀念图书馆的 Wi-Fi、桌子和男生。每次到了图书馆,给 Mac 插上电源、连上 Wi-Fi,心里总无比安定。而且在图书馆里总能看到有趣的男生,充满了惊喜感,每一个男生都是不一样的故事。不过终于离开文理学院这个鬼地方了。这三年里,在鲜活见识了肮脏的人做的肮脏事、行尸走肉一天天的挺尸,我更加觉得人坚守住底线多么幸福、追逐信念创造价值多么快乐。

虽然离开才两周,但那些龌蹉却像是消失了很久。再次回到北京,少了去年的朝圣感,取而代之的是油然而生的亲切和熟悉感。略经波折,新的生活逐渐安定了下来。还没来得及矫情地呼吁你们来关爱我(本以为这个月会是我这一年当中最艰难的一个月),原本担心的问题已经一一解决了。不得不骄傲地说,大学里流的无数汗水和眼泪在这个时候终于显现了价值。我一直在为这一天准备着,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所以,我哪有自己担心的那么弱小啊。以前我超级怕事情出现问题和意外,现在我反倒觉得没有问题很可怕,问题意味着希望、有问题去解决了就好了。

以及,事实证明,文理学院里大部分的大部分都是错的,在这个时代里显得格格不入、捉襟见肘。就像我大一时反反复复所说,他们是沙滩上的裸泳者。「停尸房」重庆暂时冷冻住了腐化,但潮水终将褪去、尸体终会腐化。

我要理直气壮地说,真善美是好的,黑是黑,白是白,真理是真理,丑陋与邪恶是丑陋与邪恶。

这个社会复杂又多样、没有希望又充满希望,你所相信的就是你能看到的,你所相信的也就是你所能拥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