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厌倦 这词总是太重太重。是什么样的欢喜,和重复后才会衍生了厌倦。在我生命里的二十个年头里,我还未曾厌倦过什么,只曾深深的厌恶罢了,过了便是淡然的接受,深深的释怀和真诚的祝福。我想这是我性格极优的一点。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记录下这样的文字,只是,每当我来到嘈杂的人群中,陌生的城市里,快速行驶的交通工具上时我总是有很多这样的感触,或悲或喜,今后都要开始写下这样的小随笔。不然总是感觉生命稍瞬即逝,能代表我的,真正是我的东西太少太少,可能是没有吧。

每当我陷入慌乱沸腾的人群中时,我都不由得觉得惶恐和思念着什么。至于什么内容 ,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