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venir

郁彼北林

我是个不怎么敢也很疏于与人建立持续长久亲密关系的人。谢谢你的耐心和包容还有好脾气。说起来你可能觉得好笑,我曾经会因为一篇好文章或者一次惫懒之极的被摸头而爱上一个人很长时间。也因为自卑而担心留不住某个人而拼命去讨人喜欢。发现这样也不行,我会先一步离开,不想让自己狼狈。善良到近乎懦弱,我有些浮夸地这样形容自己。

我确实是个不太和她们一样的女孩。我喜欢摄影骑车跑步画画看书写些文字,我会做剪辑PS设计手工。我厉害吧?可我不觉得。

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和父母处于脱节的关系。我把自己封闭起来,他们笨拙地摸索着想触碰我,可我像一个光滑的瓷器瓶子,他们只看到我光鲜的成绩单,接触不到我的内里,我的心。

当然现在我在尝试和他们恢复亲密的联系。并非渴求他们无条件无理由地支持我什么,只是不想自己多年后后悔,为什么当年没有对他们好一点再好一点。

我是个渴望自由到盲目的人,所以文身会选择羽毛。渺小到轻若鸿毛漂浮无依,依然勇敢生活。

我性格有些古怪,许是从小的孤僻造成。告别中学时代的好友之初,陪伴我最多的是那辆二手捷安特。很多次深夜下自习,看见它一个孤零零又虔诚地在暗夜的路灯下等我回来,心下许些安慰,也对它有些怜悯和疼惜。你只能等我呀,所以对不起,让你淋了那么多夜雨。我会好好照顾你。

曾经情绪大起大落,没有理由地对别人发怒。为自己的草率难以自持而无法抑制地难过。

二十岁之前尝试了一些想去尝试的东西。

第一次文身。第一次染发。第一次做指甲。第一次画一个完整的眼妆。第一次独自上千公里的旅行。第一次看海。第一次给妈妈买生日礼物。

我想试着去包容去接纳,也战战兢兢想要被世界温柔地坦诚相待。

感激这几年遇到的都是好人。良师益友。不曾见过社会的艰难黑暗和生活不易。我想我还小,路总要一步一步走完,急不得。

我对梦想的定义有时候模糊不清。有时候又觉得万分感恩。我三分钟热度的人,却爱了复旦那么久。希望两年后,能抓住最后一次机会走进她吧。

渴望被爱。渴望阳光。渴望依靠。所以我与人交友第一条底线是对方要温和。若对我露出棱角哪怕是三两句言语,我也立即翻脸不认人。就是这么敏感的人。现在接触的圈子大了,许多事在学着去容忍,不过要深交,那么底线还是这第一条。

曾经爱极词作傅白的好女阿己。曾经手抄给好友,也捧在心上很久。

所有旧情人都有还魂之夜

过去都回涌 自云开晴天

到大雨劈睫看那张淋湿的脸

似惊心少年 又似我从前 一分寸蜕变

凭窗秋波那一转的危险

怀疑是 岁月暗恋的无邪

如果生命与爱情必选其一

旧我和今人狼狈决裂

反手锁了梦魇 我选一宵客 徒结万里欢

像在隆冬战胜了烈焰山巅

像雪中温了碗老酒

好女孩之所以英勇 都似无邪 江湖游心

红袖添饭否我并不虚待

花下睡到死良人尽管来

你非我杯酒请选恰当时离开 客气且无言

一钵平生足慰 十八九热泪 二五六暗悔

像在绝迹山巅压了压帽檐

把所有故事淘洗清冽

留白几分 些许停顿 每一行爱我

皆因生计 无暇醉恋 都致敬类情

顾盼亢歌 长短字眼 都稀释魅力

好女阿己 自私自利 最配得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