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在观察

没有加奶油的雪霜也不够暖手,猜不到的构图法也不想再去想。喜欢平行线,觉得永恒的距离也是一种安全感。我在解忧杂货铺,但没有忧愁,枫的旋律不足以让我落泪,我还在等,还在观察浪潮褪去后,他说的一见钟情值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