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楼门外观风亭

&中国树.林
回归写作的旨趣

福州城旧有七城门,其一为井楼门。门外不远有一观风亭,历史悠久。据史载:“堆玉楼,城东北隅;绍兴年间,即其址创观风亭”,绍兴系南宋高宗年号。又载, “观风亭,迎送之所”。古人多在此折柳送别,挥泪而去,从此离乡背井,孤鸿万里征。风雨千年,即使明清遗留的城墙也已荡然无存,城外的观风亭也不知何时废弃了。

儿时,这一带池子遍布,小河蜿蜒,绿波荡漾;田连阡陌,星星农舍,青瓦竹篱。我在池塘边上捉蜻蜓,菜花丛里扑蝴蝶。春看燕子双飞,夏听雨打荷叶。度过了一段不知愁滋味的难忘时光。

多少年过去了,当我抖落一身风尘,重拾旧梦。竭力想从记忆深处打捞起往日的欢乐,可是荷塘月色,荠菜扬花,小桥曲水,鸡犬相闻,均已踪迹难寻。物换星移,人事皆非,景物亦殊,往日的田园风光已被高楼广厦和平房陋屋所代替,幸有古榕数株依稀相识。

当然旧地重游,也有惊喜。最让我欣慰的是,沿河有亭翼然,竟是不知消失了几多年的“观风亭”,依古榕而仿建,绿荫如盖。亭里有二三老者,竹椅蒲扇,谈天说地,怡然自得。此情此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久前,我再次路过,眼前又是一番景色。满目断墙残垣,红尘万丈,推土机之声不绝于耳。繁华的市井消失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见了,更不必说儿时的郊原晓绿,花木成畦了。这里又成了工地,或许会有另一个商业中心崛起。

“观风亭”还在,但已困在围墙内,去留两依依。为了留下最后的一瞥,也算是过去记忆的一种告别吧,我走进亭对面的崇德寺,据说是唐时古迹,存疑。楼未废尚 可登,栏虽朽还可倚。凝视着咫尺的仿古亭,色彩斑驳,顶已残破,电缆交错,垃圾堆积。唯有古榕矗立,默默地注视着人世间的风雨沧桑、悲欢离合。

夕阳余辉染红了尚未搬迁的几家住户和一座坚持着的大楼,这是一种很奇特的风景。原来这里的住户多是这一带的农民,家临街,户傍河,虽无菜可种,但仍有人想着能终老斯地,完故土之梦。如今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面临着又一次无奈的选择。花易谢,雾易失,梦易逝,云易散。物尤如此,情何以堪?未敢多作滞留,匆匆作别,留此文并为诗以自遣怀。

名城胜景传故事,

井楼门外春水流。

观风亭是离别地,

从此梦断四海游。

风雨相侵亭楼废,

民俗犹在史册留。

千年江山万年雨,

池塘依旧连田畴。

鸭阵归来菜花落,

一夜秋风未解愁。

夕照青霜寒舍月,

忽闻春雷动九州。

怎忍芳草连天碧,

终见田园起高楼。

一别经年倍惆怅,

不为不见小放牛。

盛世修亭又修庙,

谁信壮志已难酬?

相逢尽道时光好,

一片旌旗出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