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位于东三环北路的HH大厦,每个周一的早晨都是是忙碌而慌乱的。刚结束周末,年轻的白领们贪恋清晨的懒觉,周一上班往往会比平时迟一点。但关妙从来不担心会迟到,一是因为家离公司很近,走路就15分钟;二是因为自己一直就是个严谨认真的人,起床时间,化妆时间,买早点的时间,路上的时间,都计算精确,所以上班两年来,关妙从来没有因为迟到而被批评过。倒是自己的好朋友丽丽,都不知道因为迟到被扣了多少工资了。想到她,关妙轻轻地笑了。这个永远给自己带来轻松和欢笑的好朋友,从进公司以来,就一直亲密无间,交换彼此最隐秘心事的好朋友,今天应该又要迟到了吧。那可是这个月的第三次迟到了,除了通报批评还要扣工资的。不过无所谓,她又不缺钱花。

8点26分到公司楼下,1分钟打卡,2分钟上电梯,8点半稳稳的坐到工位上,两年来的第一次,关妙的这套流程无法顺利进行了。整个大厦一层大厅,挤满了人,两台电梯全都停止运行。关妙心里充满了疑问,但还是硬从人群中挤出一条小路,走到了大厅最里面的打卡机面前,按好指纹之后才开始观察周围。

同事们今天真的太奇怪了,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有的神色凝重而慌张😰,但有的却是充满暧昧戏谑的坏笑😏。

“梁丽丽死了!”人们震惊地说。

“天呀,今天同事被人发现死在了电梯了,衣服都被扒光了,好可怕呀。吓死人了,而且他…恩…”人们围在电梯周围,拍照,拍小视频,发朋友圈。写着口不对心的文字。

哪有什么关心,都是瞎凑热闹。麻木不仁,关妙想到了鲁迅笔下争抢人血馒头中国人,看着眼前的同事,她身上有些发冷。

等等,哪里不对…关妙又浏览了一遍自己被丽丽之死而刷屏朋友圈。

为什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用“他”来称呼梁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