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吴李

可惜是个变态

《我的朋友吴李》

“大眼儿啊,你帮我给小方浇水啊,我赶着上课,不回宿舍了。”

吴李给马大眼儿发完语音,就听到了上课的铃声。

“我操!”

吴李的爸妈在给吴李起了这个敷衍的名字的第二年就后悔了,但是在吴李出生的那个小县城,没点儿门路,改名字是个很麻烦的事儿,所以吴李这个名字就用了二十年,吴李的爸妈也愧疚了二十年,所以他们对吴李有些病态的宠爱,希望借此让自己的心里好受些。

“嘿嘿,老师,不好意思啊,迟到了……”

“诶呀吴李呀,你为什么又迟到啦,唉,你们宿舍这几个我真不想再说你们了,那个马大眼儿是不是又没来呀,你回去告诉他啊,下次他再不来就再也不用来了……愣什么神啊你听见没啊。”

“啊,诶好好好,谢谢老师啊,下次肯定不迟到啦。”

“啊……轻点……啊疼!吴李你压着我头发了!”

吴李早上睡过头,上课迟到的原因,是昨晚和小圆开房,玩的太晚了。

无论是做爱还是手淫,事后都会口渴,黑暗中吴李拿过床头的半瓶矿泉水,猛灌了一口,他呛到了,水洒在了他松软的肚腩上。浴室的门打开了,借着光亮吴李又看了一眼小圆赤裸的身体。

“我洗好了你快去吧。”

“啊,好困啊,我不想去洗澡了……”

“你他妈快点,不然你睡地板!”

小圆是吴李的好朋友,他们在一次东拼西凑的饭局上相识,后来也不知怎么回事,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床上。

“吴李,你刚才话很多你知道吗,你不要在和女生做这种事的时候聊天好吗!好尴尬呀!”

“啊,你不挺开心的嘛。”

“说你话多你还有理了,你了解女生还是我了解女生!”

“行行行我话多,你还能不能睡觉了,我明天还上课呢……”

“不行,你得陪我把这电影看完,不然以后不跟你出来了。”

吴李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没时间赶回宿舍给小方浇水了。

小方是开学第一天吴李在宿舍楼下捡到的一块水泥,方方正正,就起名叫小方,小方住在阳台的鱼缸里,每天早晨必须浇水、换水。

马大眼儿起床看见吴李的消息时,已经是中午,他发消息给吴李。

“你回不回宿舍?”

“我下午有事,不回去,晚上也不回了,大眼儿你是不是才起来!你赶紧去浇水!别忘啦!”

“嗯行我现在就浇水。”

马大眼儿揉了揉眼睛,点了一支烟,打开了英雄联盟。

“真他妈傻逼。”

“吴李呀,你不是爱吃榴莲吗,妈给你订了个榴莲蛋糕,从珠海最好的蛋糕店订的,三百多块呢,可能晚上就送到了哈,那个你元旦要是出去玩啊,你得穿羽绒服呀,你要什么样子的你跟我说哈,要不我给你打钱你自己买吧你那边有卖羽绒服的没啊,哦还有给你买的秋裤应该快邮到了哈别再像去年那样不穿秋裤哈……”

“妈……诶……我这忙着呢,等下微信跟你说哈……”

“啊行那你忙吧别忘了你爸跟你说的啊你给妈妈发微信超过十个字你爸就给你发红包。”

“啊行我先挂了啊,我去忙了妈,拜拜。”

挂断了电话,吴李有点愧疚,他快一个月没给爸妈打电话了,现在家里应该已经算是深秋了,五点钟天就开始黑了,中午的风会很大,再过一个月便会开始下雪,天还没亮小区的清洁工就会开始扫雪,有一年雪大到堵住了校门,学校放了两天假,可是下一个周末就又补了回来,每次学校组织扫雪都会有一群十五六岁的孩子挥舞着铁锹打雪仗……

“学长,这张桌子要放哪里呀?”

吴李的思绪被一个可爱的学妹打断,他打量了学妹一番,短发,平胸,七分裤,既文艺,又散发着青春味儿,笑起来像加了蜂蜜的柠檬茶,是吴李喜欢的类型。

“啊,你是学生会的新人……桌子你别管了,对了能不能帮我拿一下快递,我这边走不开,一个蛋糕,榴莲蛋糕,拿到了发消息告诉我一声,来你加一下我的微信……”

吴李不喜欢广东,觉得这里人太多,多的像蚂蚁,像蟑螂,他觉得人太多,就没有人权可言了。他决定七点半再去吃晚饭,尽管中午开始筹备第二天的运动会让他饥饿不堪,但他更讨厌吃饭时和不认识的人挨得太近。

果然七点半的食堂已经没有了如狼似虎的人潮,吴李可以心平气和的花上几分钟来挑选一个最完美的位置。

他要了一份炒粉,加了点泡菜,买了他最喜欢的威猛先生柠檬茶,坐在了最左边第五排偏右边的位置,这里光线正好,没有过堂风,单侧靠墙,桌子也算干净,唯一的遗憾是他的正前方有一对情侣,和他只隔了一排。

正当吴李扭了扭屁股找到一个舒服的坐姿长舒一口气时,电话响了,球大胖子打来的。

“哎吴李呀,今晚咱几个出去玩吧,我开车带你们看夜景。”

“看屁呀,你什么毛病看啥夜景啊,我还得去守夜呢,明天运动会。”

“你天天整这些学院的破事儿有啥用啊你不该挂科还是挂么,走吧玩去吧,实在不行十一点多给你送回来,老三也去,要不就我们俩多尴尬呀孤孤男寡女的出点啥事儿咋整。”

吴李想了想,现在去守夜,的确是很无聊。

“操,行。”

午夜,郊区。

“诶呀,真舒服这风,几点了……哥们儿你送我回学校吧……诶呦我操?胖子你这车声音不对呀,老三你听出来没……”

果然,车在一间医院的对面,熄火了。

三人下了车,这时已看不到城市的灯火。

“这他妈……咱们这是在哪呀?”老三明显有点虚。

“这个地方吧,我看看啊……这应该是珠海的城乡结合部。”球大胖子还是很冷静的,毕竟是个老司机了。

“那现在怎么办呀,我刚才给交警打电话,他们不管,让找拖车公司,拖车公司电话没人接。”老三问我们道。

“要不……咱们来自拍吧,还能发朋友圈。”

“吴李你他妈有毒。”

过了几分钟。

“诶,我要去厕所,我去那边的医院上个厕所,你俩在这等我吧。”老三起身走进了医院,吴李和球大胖子坐在路边,欲言又止。

“你说咱俩刚才是不是应该陪她去呀……”

“有道理,有道理……嗨,不能有事儿,你看那医院还亮着灯呢。”

突然吴李拍了拍胖子。

“诶我操操操,胖子你快看那他妈什么玩意儿!”吴李压低了声音。

在街灯照不到的黑暗中,一个枯槁的人影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他用衣服掩住脸,缓慢的向吴李他们俩逼近。

“我操他过来了!起来起来起来,去车那。”

吴李和胖子以车为掩体,紧盯着那个不断逼近的身影,吴李突然想到了昨晚和小圆一起看的恐怖电影,恐怖事件的开头总是诡异的相似,他的不由得握紧了拳头,挪了挪脚步,努力回忆小时候学跆拳道时教练教过的站姿。

那人越逼越近,摇摇晃晃,一下子靠在了胖子的车上,这一刻吴李和他只隔着一辆车的宽度。

吴李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只见那人摇摇晃晃,露出了眼睛,吴李和他对视的一瞬间,看到了一双空洞到想要把人吸进去的眼睛,他感到一阵心悸,却又似乎动弹不得。

那人没有继续靠近,慢慢离开了车子,继续摇摇晃晃的向远处走去。

虚惊一场。

“我操,吓死我了,这他妈什么呀,嗑药了吧……”球大胖子也吓得脸色发白。

吴李往裤子上抹了抹手心的冷汗,对胖子说:“太吓人了,咱们去医院门口等老三吧。”

“好好好……咱们去医院门房那等着,你看还亮着灯呢……走吧走吧。”

那天是十月十四号,那天之后,我再没见过吴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