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薄暮时分,在一片开阔的地方有枯黄的狗尾巴草在随风摇曳,一层浅浅的薄雪在草根凝结,气温相当低,但并未感觉到冷,凌乱的脚步肆意践踏在一个个荒凉的坟头之间,明确的记得车就停在这个停车场,但是没有一辆车,俩孩子扯着衣襟不停的问,妈妈,怎么还没有找到我们的车?四处张望,目之所及,空无一物一派荒凉,脚步像被墓冢中的被打扰的人死死拽住,迈一步如负万钧,我的车呢?我的车呢?急死了,急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