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培培走的第一天

晚上回来,看到培培把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只留下四件套给我。躺在床上实在睡不着了,拿出手机,我想我该写点东西了,不知道有一天你会不会看到,但是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一件事。并且会一直坚持写下去。

下午收到你的短信,我走了。心里阵阵的难受,吃到一半的夜宵实在吃不下去了。晚上在和客户过稿时,一走神,认识你的所有美好的瞬间就又在我脑海里不断播放。

下班回来坐在沙发上,请教了阿杜很多问题,关于我自己,关于如何治疗直男癌,关于我哪些方面还可以做得更好。阿杜确实给我当头一棒。醍醐灌顶,原来,自己一路奔跑,忙着去让自己变得所谓的强大,实际上内心的安全感却越来越少。一个优秀的男人是需要不断被女人调教,阿杜调侃说他经过了他绵火一般的淬炼,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想我是无比幸运的,你要通情达理很多,但是妈的,我这个傻逼,阿西吧!我这个直男。

关于你,我慢慢地知道了你想要的东西,不是钱,不是欲望,而是一个懂你的人,懂得欣赏你的人。我是喜欢你的,或许你更像凡高的向日葵一样,需要能够看懂她的人,发现她真正的美。培培的确不是一般肤浅的女人。

我想我自己的问题确实很大,从今天开始,我要学着读懂你了,京东上了木心的文学回忆录,上次读了一点儿,就搁置了,这次我要放在床头,一点点读懂她,读懂你。

写在夏培培走的第一天,无比感谢你,对不起。

7月28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