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午睡的重要性

这周带大力去看亚洲艺术博物馆, 美其名曰艺术熏陶从娃娃抓起。

然而, 他并不给我什么希望, 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展品近在咫尺他y的就让我有机会买了一卷“朕知道了”的纪念日式纸胶带罢了。 真是白瞎了科学爹的20刀门票钱。

再然而,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在湖滩野餐的时候亢奋过度导致没有睡午觉, 一路像嗑药了一样从早上叽叽喳喳到了下午, 然后在我们去餐厅吃晚餐的路上睡着了!

请允许我脑袋里自动迸发出一串这个“小记”模版暂时无法显示出的惊叹标点符号!

我想说, 吃才是整天活动的重头戏好么! 要不我那么辛苦从山景城奔波到三藩图什么啊!

提前了两天定的座, 大爷就坐在餐厅门口的公交车站板凳上鬼哭狼嚎高高低低地呜咽。

我强行抱着进去了, 就着没断的哭声靠着蒜烤大螃蟹的信念支撑着我挪到17号桌坐下, 还没把他放到餐椅上, 发现他居然又睡着了。

整个吃饭期间我一直在被科学爹教育不能太惯着娃,并满脸艳羡地不时提到余家祖传的什么藤条大棒。

大力横躺在我腿上头枕着我的胳膊弯睡得天昏地暗, 我努力维持着右手手肘的平衡, 另一只手操着又小又滑的蟹钳夹子在科学爹还算有夫界良心的殷勤帮助下强装镇定地吃完了一整只比我脸还大的螃蟹。

不好好午睡, 连饭都不能好好吃了。

周瑷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