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5

掩耳非言

我想是我自身对自己过于苛责也过于随性,可悲就在此。

一直想怎么才能把所有内心翻涌的心绪用一字一言准确表达出来,但是太难了,所以搁浅,无限期。

直到遇到一个恰当的夜晚恰当的做部分阐释。

并不完全快乐,在这短短几天,做了一些冒著傻气的决定,脚踩在虚空的不安,还无处倾诉。

时间又那么快,我来不及和它嘘寒问暖。有时候一个念头想被记录,不知怎的就被手头的杂乱拦住了。

想尝试很多风格,公众号复杂让人却步,社交软件空洞让人无味。

我只能听歌,然而,歌也不悦耳。

我也可以给你描述温暖的场景,只是现在脑子里全是拥挤的懊丧,开口便是哀愁。

我该睡了吧,早晨是多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