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之赵

“万万不可啊公子,如今您刚从姬晋手下脱离,内有另两位公子虎视眈眈,您这要是去边境,怕是……”

“本公子说去就去,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姬赵从宽大的肩膀袖中掏出扇子,用扇柄轻击另一只手,嘴角上扬,“走了。”

“公子!……”谋士甲扶额,公子这脾气哎……

—— —— —— —— —— —— ——

东胡最近有些乏了。

同样的住所,同样的大臣,同样的布置。

除了去边境顺东西能稍微带来一些刺激感外,生活,真像一湖死水。

“公子,妾又新发明了一种玩法,您可要一试?”长相妖艳,只着薄纱的女子附在东胡身上,话毕,双手就不老实地向下摸去。

东胡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眉心不由自主地跳了跳,这又是哪位,哪个公子送来的公主?想爬上他床很久了吧……

忽然,一位贵夫人出现,大喝:“不知死活的东西,怎的又偷溜进来了!”

“母亲大人,您如何来了。”(不要在意这乱入的母亲大人……)

王太后未回答,心中只是暗自揣摩,公子正是气血方刚之时,却对女人视而不见……莫不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细细想来也不是没有道理,这可不行啊……

东胡揉了揉太阳穴:“罢了,再去边境玩一圈吧。”出了殿门,牵过备好的马儿,无视王太后的忧心忡忡,胡服翩飞,绝尘而去。

——1

边境少有人烟,故此视野开阔,眺望远方,蔚蓝天空与茵茵青草连成一片,偶有几只飞鸟飞过,又因为正值战事,所以又有些许淡淡的血腥味儿。

“呵,本公子闻到了血的味道。”如此说这,便愈发兴奋,策马的鞭子落下的频率也快了几分。他是在兵器声中存活下来的孩子,有如野兽一样的天性。

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