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索

坐在办公室的角落

23楼

隔着办公室玻璃

看着楼底流动的因果

突然发现窗外有另一个我

和我一样看着汽车

红色白色银色黑色

一遍一遍冲刷着我的疲惫感

让我明白 我还什么都没有

除了目前这张办公桌

想跟窗外的我打个招呼

告诉他别再看了

恰巧这时起了雾

我连我都看不见了

只能看到玻璃上

出现了一个新的我

我说你好

他说你好

我笑他也笑

过了一阵儿

雾散了

汽车还是周而复始的开着

而我

还是我

只是窗外的那一个我

去哪里了?

洋芋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