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沉底 寂寞偷生

洋芋仔

没想过夜晚会是此刻看到的这样

没想过夜晚跟此刻看到的全不一样

很难想象

城市的外在与内里

泾渭分明却又遥相呼应

霓虹和人影

昭示得通明

却是皮囊下血脉里

醉生生的光怪陆离

城市不到九点

灯光雀起的时间

李超提着包

装满了希望

也有卑微 讨好 谄媚与计量

踱步间 与这明晃如白昼的时光

格格不入

路过饮料摊

手钻进裤兜里 扯出一把零钱

来一瓶碳酸饮料

仰头灌进半瓶 灌到嗳气

灌到假装生腾起醉意

能生生看到

像小时候一样

相信一起所信任的

依赖一切所笃定的

人与事的家乡

跟这城市全然不同的

除了自由

还有真正的梦想

又到家门口楼下

独自进城三年

辗转流离十四间出租屋

现在的工作时薪23元人民币

现在的工作从九点到九点

现在的工作地到出租屋20分钟车程

可是 没有车

公交也没

步行14352步

现在的生活

只有关上门

才是生活

当身后的世界缤纷

被身后的门全遮住

他甚至都等不及转身

就侧身拉拢了门

就像不愿意多放进

门外的一粒光

门内

这是城市沉底后

没有人声却温热的地方

也是寂寞偷生时

绚烂的景致盛开的地方

无论方式如何

无论经历什么

他立足在坑洼泥泞的规则里

选了个坑埋掉了当初的梦想

只留下出租屋

留下脆弱人性的最后遮挡

像装着照片的相框

每天都回来看看

也缅怀下当初的坚持什么样

他有一个家

随时都变着地方

但那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