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困境

茶猫

不好意思,又拖稿了。本来在丁香园CTO冯大辉离职消息传出就打算写这篇文章,现在聊这个有点晚了 ,但是仍然值得一写,因为从冯大辉身上,有一个值得关注的议题——公司对牛人的矛盾心态,以及牛人本身的悖论。


冯大辉其人

冯大辉的出名源自于一个公众号:小道消息。当然,冯大辉简历本身就很光辉闪闪:支付宝前架构师。但这个简历只能在技术行业内有些知名度,不足以让众多非互联网技术用户也关注到冯大辉这个人本身。

冯大辉在互联网上成为一个大V,除了牛逼闪闪的简历外,其公众号“小道消息”,如其名字,时常性地传播互联网行业内的小道消息,满足群众的窥探欲而开始受到广泛关注。大红之后,小道消息又以冯大辉在行业圈子里的地位,能接触到最新资讯和其他牛人,发表三观正的看法和资讯,在互联网圈子里的影响力十足。于是,小道消息出品人、前支付宝架构师、丁香园CTO成为冯大辉个人并排的头衔与名号。

冯大辉离职消息传出后(已经敲定,现在正在做交接),其朋友的公众号“老道消息”当天发表了一篇文章《如何谋杀CTO》,来讽刺地讨论当公司壮大后如何辞退CTO,谈起了千古以来,功臣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的话题——卸磨杀驴。

卸磨杀驴是一种解读,冯大辉个人原因也是一种解读,前者各种大号已经说透了,我从后者的路劲来解读——公司对牛人的矛盾心态,以及牛人本身的悖论。

冯大辉说,个人和公司谈判,总是弱势的,我好奇的是,从公司的角度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我看小道消息这个公众号第一好奇的是,冯大辉是怎么做到如此频繁的更新的?尤其是在作为CTO的工作量下。问题不在于写了多少,而在于写公众号这件事是对信息的再加工,而“小道消息”公众号所关注的产品、互联网消息、人文等等极其广泛,这么多繁杂的信息,冯大辉是怎么吸收而又是怎么迅速整理思绪完成一篇几千字的稿子呢?

如我在互联网公司任职,一天下来,利用零碎的时间接收信息,每天九点到家,需要喝点茶来稍稍去掉工作一天的疲惫后,才能振奋精神写一篇稿子,往往写完也到凌晨一点了。

诚然,冯大辉可能天赋、智商远超于我,但人的精力一定有一个限值,不能我一个小时只能跑十公里,你一个小时能跑五十公里。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而每天的时间又只有24小时。做一个公众号,一定会挤压其他做事的时间,那么是丁香园CTO职位是否只要把把关,而没有那么多事情做?

从我的小道消息得知,在丁香园里的冯大辉因常忙于个人私事,而没有专注在公司事务,恐怕是其走的原因。这个消息,也不知道真假,只是我的“小道消息”。


牛人身上的困境

牛人身上有一种天生的倾向,就是对世界太多的事物感兴趣。我读中学的时候,就多位老师批评我,兴趣广泛是我致命的性格缺陷,所以一直读书都是在中上徘徊。

冯大辉的“小道消息”展示了一种互联网人文的关怀,而这种关怀覆盖的关注面已经不单是技术、医疗领域,而是一个宏观的互联网世界,里面的信息真是太繁复多样了,fenny的公众号俨然是一个专职的媒体人的公众号了。

英国哲学家以赛亚·柏林写过一篇寓言,《刺猬与狐狸》。说的是人分为两种,狐狸和刺猬。狐狸总是嗅觉灵敏,积极地采取不同的策略,关注不同的事物,而刺猬是单一的,只做一件事。

美国著名的管理学家詹姆斯·柯林斯和他的研究小组历时5年,收集了28家公司过去50年,进行了大范围的定性和定量分析,写了本管理学上的丰碑《从优秀到卓越》。其发现,卓越的公司的创始人往往不是特别聪明的人,而是十分专注甚至倔强的人,即刺猬性格。而一个大公司的招募的牛人,往往特别聪明,嗅觉敏锐,像狐狸性格,但这样性格的人,往往对公司从优秀到卓越的跨越过程起消极作用。

注意,狐狸性格的牛人,往往在公司从优秀到卓越的跨越过程起消极作用。和丁香园的这个阶段,是不是类似?

冯大辉是不是狐狸?他是。据说在支付宝期间,与白鸦(有赞创始人)经常碰面,鄙视公司里的小白兔,并成立了杀虫剂小组,专杀公司里的BUG。这样一个锐意进取的聪明人,嗅觉敏锐,能发现有趣、有价值的人和事,其公众号内容可见一斑。

但问题是,其能力上的多面、关注的广泛一定会牺牲专注的力度。

牛人的困境也在此,并分成了两个方面:自身的困境和公司的困境。

牛人自身狐狸的聪敏和性格,以及嗅觉灵敏,让其可以很早地成功,过得十分滋润。但是其欠缺一往无前的韧性甚至倔强,也只能停步于此,不能成就一件伟大的事,尤其不能成为一个伟大公司的创始人。

而公司的困境在于,其牛逼闪闪的能力并不对公司进行百分百的输血,由于牛人自身关注的广泛,可能能力上对公司项目输血只有30%,而公司却要承担其牛逼闪闪的名号累赘,或是名声盖过公司,或是引来“请了这么大的牛人事情还做不好”的评价,更多的是,是牛人对公司指挥棒的嫌隙造成了公司的分裂——聪明的狐狸总是不大看得起单一的刺猬。于是,拥有牛人的公司,可能外表风光,内里却苦笑。

有人说,冯大辉为丁香园省了多少营销费用呀。这是可以衡量的优势,而深层次不可衡量的团队事务的损失,是无法被吐露的。

我认识一个创业小团队,人不多,十来号人,做着一些小单,也算赚了一点小钱。因为是大学生创业中比较成功的,在整个创业圈被捧为典型,比较有名。后来公司加入了一个牛人来当CXO,个人公众号拥有数万粉丝的营销牛人,其文章经常被国内的大号转载。

我挺佩服其个人公众号营销的能力的,但问题是该牛人一直醉心于自己的品牌塑造,虽然在个人简介中挂了某某创业公司CXO的名头,但常常不被忽略。所以当看到,CXO领着高工资,上班可以不打卡,却花很多时间在打理自己的公众号和社群的时候,其公司的公众号却始终没有大的改观。

我想,这个公司的CEO心里,也十分纠结吧。


刺猬付出了什么代价?

有人说冯大辉是功高震主,一个公司的CTO比公司的创始人还有名,自然会被踢出去。这显然是一个狭隘的心态。滴滴的柳青也比程维知名度广,不同的是柳青的每一次发声都是为了公司。

你们可能只知道冯大辉的抱负和情怀,可是最有理想主义,并且付出代价的,是丁香园的创始人,李天天。

2000年,作为医学硕士、生物信息学博士的李天天,创办了丁香园。彼时的丁香园只是一个医疗文献平台,后来转型做了论坛。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丁香园都只是作为公益平台而存在,收入为零。06年的丁香园,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而六年时间毫无收入,李天天的代价可想而知。

06年之后,李天天启动了丁香园的商业计划。当理想主义转为商业,一定会有人高呼商业不能污染理想主义(但其实两者并非矛盾关系,很多人不能理解),而李天天逐一拜访分散全国的论坛版主,希望他们理解商业的力量要比纯粹的理想主义更加成熟,并且商业和理想的结合能够保证学术的纯洁性。

即使创业了十年后,李天天的名片上,也没有任何的头衔。

短短一些介绍,创业过的人或许能明白其中的煎熬和艰辛。这是刺猬付出的代价,并不是纯粹的功利,李天天有没有理想?有的,只是他以成熟的心态去践行自己的理想主义。

而当丁香园壮大,融到资的时候,找到了冯大辉,薪资水平有保障,以及含金量高的期权,服务了六年,得到了应有的回报后,离开公司(相比于李天天6年时间收入为零的丁香园)。无论如何都称不上卸磨杀驴,而是这只驴卸了磨后,可以去草地里欢快,而创始人只能一辈子推这个磨。

所以经常看到大公司的高管来来往往,领着高薪,他们都是狐狸,有着聪明的嗅觉,有更多的选择。但是伟大公司的领军人物,一定是刺猬,因为他付出了狐狸不可能付出的代价。

为什么马云说自己一辈子最大的错误是创办了阿里巴巴,你以为是在装逼,不知道他坚持了十年阿里巴巴才开始盈利。而同期的那位狐狸,易趣创始人邵亦波,早早地交了答卷,闲云野鹤退休去了,此时的马云却还在奔波。与马云相比,邵亦波更聪明,有着漂亮的简历和资源。刺猬赢在他能付出比狐狸多的代价。

CEO是否不可以写公众号?是的,不可以,因为一个ceo要有韩信的姿态,在千变万化的世界里能屈能伸,而不能成为一个时刻抒发自己正直不阿的三观的大V,其过分张扬的言行往往会损害公司的形象。创始人的一切都是公司的,而不是他自己的!

数年前,阿里巴巴要上市。马云前往海外接受了一家媒体采访,结果意外地吐露心声,说了许多政治不正确的话,被这家媒体登出。在国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阿里巴巴团队花了许多的关系,上下跑动,终于是过了这关。至此之后,马云只会说出“阿里巴巴就是国家的,只要国家需要,立马上交阿里巴巴”这类话,你以为马云没自己的想法?而那家媒体,叫做南华早报,后来被阿里巴巴收购。

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很早经商就已经小富贵了,生活的很滋润。乐视一开始做版权很困难,后来好点了,公司陷在这种滋润的业务里。那时候,贾跃亭坚决做硬件,做电视,得到了股东所有人的反对,但他还是咬牙做下来了,换来了如今的乐视生态。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做京东,和即将结婚的女友分手,京东的名字即是两人姓名各取一字。后来,京东做自建物流,让公司开始从盈利转为亏损,得到了众多创始成员的反对。要知道,京东在中关村卖光碟的时候就能一年一千万的营业额,那时候的刘强东早已小富小贵了。

这些创业者身上都体现了刺猬的执拗。

但有人说,他们也收获了比别人多得多的财富。这也是一种狭隘心态。这些人很早就实现了财富自由,为何还这么拼命,别的驴早就可以脱离推磨而自由欢快,为什么他们还在推磨?

英国社会科学家研究人的幸福感时发现,财富只有在一定范围内才会让人更幸福,超过这个范围,财富的增加只会让幸福感下降。对这些成功的创业者来说,财富积累到十亿的时候,再去驱动他们每天夜以继日地工作的动力,就压根不是财富,而是要做成一件事的执拗。这就是刺猬的代价。

所以,别急着用卸磨杀驴来批评刺猬们,狐狸有狐狸的幸福,到哪儿都能滋润地活着,而又不承担风险。而刺猬们,得永远地推磨。

最后,用张小龙在饭否发的一条状态来结束:

要提防那些Blog写得好的产品经理,因为在Blog上花的时间越多,在产品上花的时间就越少。原来还以为有例外的,现在看起来无一例外。

——张小龙

(哎,我是个公众号写不好,产品也做不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