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生活

总算不是离别

杭州总比北京要近的多 也不会再有四年前妈妈在火车站送我 直接就哭出来的事了 那次我没看到的 这次也不会发生 各种意义上来说 都是一件好事呐 并不懂得如果表达感情 这大概是自己性格上的缺陷

呐 第一天

搭干爹的车过来 怎么说呢 当下没有办法与干妈亲近起来 总是处于一问一答的答的那一方 思考是否自己并不擅长引导话题 又或者困于干妈的压迫感 虽然这压迫感不知从何而起

明明面试的时候可以侃侃而谈的 虽然也有许多hr的引导作用在吧我想 但面试的时候自己更放松也未知

温柔

柳爷说 希望合租的女生是个特别好的人 这样我就可以有人陪着了 真喜欢这样亚撒西的人 自己无论如何也想要朝着我团的方向走 哪怕是各种意义上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