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甲骨文到宋体字

刘祥超

从甲骨文到宋体字

还记得上大学那会儿,暑假在家里,炎炎夏日,傍晚去池塘游过泳,回家吃完晚饭,在地上铺上凉席,打开吊扇,一边享受着凉风一边在席上滚来滚去,普通小猫小狗撒欢一样乐得不行,这个时候睡觉又有点早,那个时候手机还仅仅限于发短信和打电话,电视也没有那么多节目,我打开一本高中语文读本也能津津有味地看一个多小时,隐约记得那样的文章很少醒目的观点,没有令人聒噪的劝说,看完也许很快就忘了,我想了想,大概都是描摹一样常见的心理或世态,偶有升华的情感,也许就像小森林里的裕太一样,看得云淡风轻又会煲点鸡汤,我似乎对这样的人也没有抵抗力。

再后来接触了汪曾祺的散文,看他写美食写人情世故,一件小事,写得很美令人赏心悦目,高高兴兴,嘴角带着一抹微笑读完一篇文章,竟然不知作者这篇文章的观点,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我想着这些时候,文字是个好东西,值得用龟壳记录,后来又用竹简,又发明了活字印刷,又造纸。

好日子好心情需要文字来助兴。

而现在因为有了宋体字,在电脑手机网络上打字,实在是太廉价了,没有人再会珍惜笔墨,也无需在乎字丑不丑,不会润色句子,不会克制感情,也不会谋篇布局。你看到的每一篇文章似乎都在急切地招呼你过去让你听他的,他需要有人赞同他,唯有赞同他,他的懒惰和恐惧(懒于遣词造句,懒于思索,懒于体会,恐惧被批判,被孤立)才会被掩盖。那些文章中大声疾呼和浅薄,以及脱离他个人经验的例子都会变得没有内涵。

我觉得,一个人踏踏实实地生活,语言是不可信赖的,用自己的身体感受才能相信。

负责地将自己实际做过的事和内心的感受表达出来,不过就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吧!我很尊重那些有类似体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