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

幼时我喜欢遗世独立的白杨,在一片漆黑的雪地里栽一棵白杨,突兀又张扬,仿佛会有灵魂喷薄。

现在我倒希望有成行的白杨,就栽种在一段土墙边,有赶着大屁股羊的小巴郎子,再来点密密麻麻的牲畜和家禽的脚印穿插其中,最好还有一点野物光顾的痕迹。

我越来越喜欢有人气和生气的白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