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告别

Da里个Da
你不知道他们为何离去,就像你不知道这竟是结局。

上海40度的夏天,每一个白天都无比难熬。

我就这么幻想着,这如果是寒冬腊月的日子那会有多好,阳光如此热烈、心底那么痛快。那一定,我们都不会愿意傻傻呆呆只能躲在室内。

这个夏天,异常酷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体会。热得那么熟悉,那么与众不同,似乎和往年都想要不同。

可能也是出自于这个原因吧,今年夏天,从身边离开的人也比往年多。记得曾经有朋友问我:你为什么要叫这个英语名字呢?我说:因为第一次出国去了比利时,dada是荷兰语中“再见”的简略写法,所以好记也好玩就用了。他说:嗯,原来因为这样所以你才换了好几次工作,看来是每次都要说再见。我也才竟然“恍然大悟”,人生还真是处处埋伏笔呢。

一位从去年六月份初识,到今年六月算起来真正认识算一周年的前同事兼朋友,在上个月买了机票回了老家,然后等待九月飞向去年就应该抵达的梦想之地--香港浸会大学,继续深造。

我有些相信命运,但不全信。(这样看起来,应该不叫真的相信。)所以这句话有点悖论。

明明在该做某件事的时候,不论因为外力还是内在因素没有完成,那就是时候未到。而在一系列事情发生之后的重获,证明了它是真的该属于你了。It's the time now.

有个和我年纪一样却常年飞的朋友他说,也许他现在被旁人看来是很羡慕,拥有飞不完的旅程,遇不完的邂逅,讲不完的故事,睡不完的机场,但他始终觉得很孤单,人生漫漫旅途,却只有自己在不停奔波。他说其实他非常羡慕的,是那些上正儿八经班、被爸妈唠叨不完,还时常要吐槽老板、工作、家庭的我们。

但,他告诉我,也许这就是他的使命。

谁知道老天派你来到底你是他的哪张底牌。

所以,哪怕是遇到了难缠的老板,还是时过境迁后又回到了看似的原点,又或者,真真儿像开玩笑似的让你错过了某个人。

也许,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吧。

然而对于一个有分离焦虑症的人来说,要顺应自然、要当作是“最好的安排”并非容易的事。

我们时常会纠结在回忆里,却把痛苦表现在当下。

这是最无奈的事。

后来,我和要去深造的那位前同事兼朋友相互约了好多次,却总因为各种琐事错开了时间,然后她就回了老家。再一次看到她的朋友圈,她已经在自己老家的公园里开始跑步刷公里数了。

她就这样在我想着要约好见离开前的最后一面,就这样离开了。还没有说:“好好生活、好好发展,加油,拜拜”,也还没有进行分开前的拥抱。

这样的情况时常有,来不及说再见却再见了。

心中惦记一件事或一个人,你觉得离开完成这件事其实很近,但却又不停在周旋,却在后来某一天发现,这件事已经没有去做的必要,这个人也没有了去惦记的意义了。

也许这件事已经有人去做了,也许是想为某个人做某件事然而这个人已经不在了。

有些人总是不能很好的处理分别,就像有些人天生可以处理好多重关系那样自然。对某些事物存在障碍心理,也是一种自然存在的表现。

前几日,告别了一位因病而去的年长大朋友。在真的要与她告别的那一刻,这位年长大朋友的六岁外孙,隔着载着她的车子大声说:外婆走好。从小声,到很大声,连续说了五六遍。我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一直难过了很久很久。

我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懵懵懂懂中,和自己的亲人分别。真实却不真切。

一个孤独的小孩子,站在那里。

她看着一切,却没有人真的来和她解释,这里发生了什么,她需要做什么,她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对待,她究竟应该怎么和离开的亲人好好告别。

巨大的错失感。

庞然大物一般,束手无策。

你在成长的,不仅仅是生理数据,还有你的经历和回忆。它们也在不断壮大,不断积累。没有更替,只有看似无序地呈几何叠加。

惶恐中一不小心也许就到了下一站。

好好告别,好好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