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斗牛场的笼子里

抬头的图片是几个人在盛夏的玻璃房内吃饭,近来的高温让很多人叫苦不已,然而终究外界的东西可以被克服,比如几个人一起努力制造一些快乐。这个时候 内心的快乐与外界无关。我们并没有受到高温影响而心情不好

好久不见就会给你一个电话约你出来叙叙旧 这样的朋友是可以制造快乐的朋友 有这样的朋友 你的生活中就会不断迸发出一些好玩有趣的火星

还有的人 属于活在笼子里的那种 他的生活 就是你一斗他 他就发怒 甚至你不斗他 他也要攻击你

他们见不得别人比他好 比他出风头 所以古人有云 木秀于林 风必摧之。

作家王蒙描写过一个患了“雄辩症”的人。

此人到诊所去看病,医生向他友好地打招呼:“你好!”他马上说:“好什么好?我要是好了的话,怎么会来找你?”

医生一时语塞,只好说:“请坐。”他神情严肃地说道:“你不能剥夺我站着的权利!”

医生又语塞了,但他还是没话找话地说了句:“今天天气不错啊。”雄辩症人义正辞严地纠正道:“你只能说我们这儿的天气还不错。南极和北极的天气肯定好不了。”

医生再也不想和他废话了,就直奔主题:“您有什么病?”他立即变得异常激动,怒吼道:“你只能问我身体的某个器官有什么病,不能说我本人有什么病!”

医生的苦心没有白费

  1. 人一旦患上这种病,他说话的目的就不再是为了沟通,而是为了实现一以贯之的目标——证明别人是错的。他的生活就这样变成了一种怪异的游戏——生活被不断细分为无数个由他发动的口头战役,并且总能在每一场口头战役中从胜利走向胜利,尽管在实际的生活中他不断地从失败走向失败。

这样的loser大量存在各种群里 微博他们有充沛的体力和马桶🚽一样容量的口水在群里肆意挥霍 当然 这种人多半还会表现出经济状况良好的样子里(很)明显的例子就是节目已经结束很久了,还有很多粉丝为零没有头像的黑子跑来提醒我你丫的李有才怎么可以侮辱我的主子娇某某和月月鸟某某???我要把你XXOO了之类意淫的话,一是你没那个本事 这种人往往就是本人换了个马甲 写那么多就为了攻击你 怎么办呢?对水平低的直接批评他的语文能力 因为这种故意装黑子的写作手法也是粗鄙文法不通可以抓到很多小辫子的然后拷问其怎么可以骂爸爸呢?还有一种煞费苦心连篇累牍还要故意装作是为了逻辑辩论揪住你不放的傻叉 对这种人直接删掉他的评论 或者不回信息 不予理会 哎呀他那个疯的呀 打那么多字 本以为可以抓住你狠狠撕一把 结果发现连上场的资格都没有 最后自己憋死了

人不可有傲气 但须有傲骨
对待傻逼 傲气凌云

大部分人还是生活在斗牛场的笼子之中。

喜怒哀乐全靠应激。

成败利钝只在周遭。

我活在我的世界

而你 为我活着

——给那些到了今天还孜孜不倦的斗犬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