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欢喜

夜雨春韭

这几日忙里偷闲读得妙文一篇,说的乃是汝窑的故事。所谓的匠人与匠心、传承和遗忘。一句“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让我心驰神往,故端出一些欢喜,共享而不贪欢。

(2016年国家地理年度旅行摄影师大赛 总冠军:《冬季牧马人》,中国,摄影师: Anthony Lau)

有人问智者:“信仰是什么?”智者答:“你走过大桥吗?”“走过。桥上有栏杆吗?”“有。”“你过桥的时候扶栏杆吗?”“不扶。”“那么,栏杆对你来说就没用了?”“当然有用了,没有栏杆护着,掉下去怎么办?”“可是你并没有扶栏杆啊?”“……可是……可是没有栏杆,我会害怕!”“——那么,信仰就是桥上的栏杆!拥有了信仰的保障,你的生活才会更踏实,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自然类一等奖:《无论你去哪里,我将跟随着你》,日本,摄影师:Hiroki Inoue)

我的朋友在家扫地,她幼儿园的外甥跑来说:“小姨,我帮你扫地。”她高高兴兴地把扫帚交给外甥,打算看他大干一场。小家伙说:“你扫我也扫,才叫我帮你。”是呀,人家说的是“我帮你”,不是“我替你”。凭什么我一帮你,你就袖手旁观了呢?

(城市类二等奖:《分离》,美国,摄影师:Kathleen Dolmatch)

你之所以觉得时间一年比一年过得快,是因为时间对你一年比一年重要。

(人物类二等奖:《屋顶的梦》,印度,摄影师:Yasmin Mund)

在你头顶之上,有几千光年的空间。——阿西莫夫《银河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