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杭州(上)

少林的荔

这是一篇流水账

我怕时间太快,有一天会忘记

所以要不怀好意地记下来

今年十月,我从上海虹桥乘高铁来到杭州东站。

在车上,我并没有反复幻想着旅行中可能出现的环节,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呼啸而过的景色。座位旁边是一对情侣。男生友好地问我要不要他帮我把行李箱搬到行李架上,被我婉拒。内心有些许担忧。怕行程不愉快,怕不美满,怕那个人不可靠。如此种种没有意义的思考不断地跃入脑海。不过好在车开得太快,我做了个梦的功夫就到了。

下了车,潮湿的空气一股脑地涌上来。

人群拥挤。怕遇不到等着我的那个人。

后来穿出拥挤的人群,一眼就看见他站在空旷的地带张望着的表情,心里突然充满了欢喜。

X带我在地铁站里行走,我一路嬉皮笑脸地看他,好像要把不能相见的那些日子一天一天地看回来一样。我看他一路提着我骚性的小红拉杆箱,在车厢里一本正经地绷着笑的样子,突然觉得他很可爱。他的手心永远是温暖的,而我的却总是很潮湿。我们从相遇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这三年里我们走遍了长春的各种角落,做过各种美好和愉快的事情。在第四年开始的时候,在这个秋天,我们终于在另一个城市相遇了。本来说好第三年就要在这里相见的。但是去年我莫名其妙地从北京回到了长春。这一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但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好在我们又相见了。

所以我望着X的眼睛,一瞬间有太多情绪想要表达,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第一餐。

绿茶婊要吃绿茶饼。
像岩浆一样的土豆泥。
我们要了一杯啤酒,但是没有喝完。X的手指。

寄存完我的小红以后,天色已暗淡下来。吃过晚饭,X带我去了他的学校。

以前零零碎碎地看过一些角落,也听他讲过很多地方。现在身临其境,觉得有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X开启了话痨模式。他开始滔滔不绝地给我讲每个地方,然后告诉我每次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都站在什么位置,眼前有什么景致。或许是假期的缘故,学校里没什么人,很安静。傍晚的树林,月色,钟楼。沉睡的风景在眼前铺开。我开始走过他走过的路,去他每天经过的地方,他晚上踢球的操场。他的皮肤上我最熟悉的味道,和夜晚的味道融为一体。那一刻我觉得距离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我能乘着飞机,从遥远的地方跨越山岭,跨越大海,最终为了见一个人。你见到他,觉得每一寸皮肤都带着快乐的味道。然后你觉得人的一生如果能满足一些最基本的欲望,就已经很幸福了。

一棵树上结出了巨大的绿色果实。不知道那是什么。

X的宿舍楼下。在便利店买了百香果含片。

回到旅馆以后,我惊奇地发现洗手间的门居然都是玻璃的(其实还是有一部分起着遮挡作用)。于是乎我很生气。或许是太久没见的缘故吧,老娘他妈的居然有点羞涩。不过后来我洗澡的时候,X先生一直很乖地躺在床上玩游戏。我几次踮起脚尖透过玻璃窗检查他有没有在窥视我,结果都很满意。那时候有一瞬间竟然觉得,自己看见了很多年后的光景。有一种“我要与你渐渐老去”的迟暮之感。水流渐渐漫过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觉得舒适,睡意昏沉。

抢了X的衣服穿。按快门的时候他把头顶了上来。

后来的事情我就不怎么记得了。总之记得X轻轻地拥抱我。我好像很困。我们很快就睡着了。

Day 2

第二天早上,在学校里的全家买了简单的早饭。X不吃早饭,于是剩一个烧卖给他吃。

从学校里直接滴滴到西溪。没过多久就看见远处的山。景色很美。下车之后在路边走,我高兴地唱起了歌。两边的草坪里有很多雕塑作品,有一些很迷的雕塑我和X都觉得很丑。X还和我说了今天早晨他的一个发现。(我一直以为他在睡觉,其实这货什么都知道:( )

静谧的水色。沉默的倒影。

头顶的叶子。

到处都是绿色。浑身被水汽环绕着,好像跌进了池塘。

去麦家的书屋。人不多,进门需要换鞋子。进门之后,看见一个年轻女孩坐在沙发上读海明威。她的深情淡然,看得出内心的安适。

我的大脚和X的大脚。

门口的小牌子。有书、有你的地方就有家。

书屋里面干净古朴,风格淡雅自然。

都是自己喜欢的书。装饰古朴。
木质书架。给人沉甸甸的厚重感。
漂亮的装饰布置。
陈学冬的留言。那时他刚刚拍完麦家先生的《解密》。

第二餐。

告别书屋之后,X带我去吃心心念念的外婆家。正常的话排号要很久才能等到位置,不过机智的X先生很早就叫好了号码,所以不费吹灰之力我们就点好了一大桌子好吃的。

古色古香的餐具。杯中的蜻蜓。

香飘云霄的炸土豆。

茶香鸡。你懂的。

葱包烩。第一次吃。感觉有点像北京烤鸭。

吃啊吃啊吃啊吃啊吃啊。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在车站发现了传说中的立马回头。

乘车到山区。下车即是茶园。刚一下车,我就被一种自然中的神秘力量所打动。参天古树、潮湿的茶树、低矮的草丛和路上的青苔,一切都显示出一种原始的、自然的状态,不加修饰,并且呼唤着你。这种力量持久地感动着我,以至于我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一路上疯疯癫癫地跟X说着胡话,他亦不嫌弃我,领着我在树林中穿梭。

灵隐寺人满为患,于是我们择道上山,往法喜寺走。一路上茶树成片,我摘下鲜嫩柔软的叶片放在口中咀嚼。商贩在路边摆摊,售卖手工制品和新鲜茶叶。我喜欢这里。这里的神秘和梦幻让我着迷。

法喜寺的鼓楼。

山走得深了,始闻古寺钟声。

路边的茶农。

幽篁里,何处有人家。

一棵松。

不知要走向哪去。

屋舍俨然。

正以为山重水复无路可走时,忽然看见了X一直在找的图书馆。隐匿在山林之中,这里显得格外寂静。

高大的吊顶。木质结构。里面有焚香。

读者在室内读书。窗外就是葱茏的绿意。

我们在读者留言簿上留下回忆。

离开山区,前往中国美院。说到这里,我似乎还可以为没有学上美术而感到遗憾。因为这里深深地吸引了我。遍地的艺术碎片堆积成校园里的一座座光景,身在其中,仿佛自己也是一件艺术品。

每层都有的古朴房檐。
工作室外景。
未完成的作品。
被遗弃的女像。
折纸作品。X的手臂血管凸出。
充满艺术气息的长廊。
男人正在给作品喷漆。
巨大娃娃。
教室外观。
在中国美院的小山坡上远望。

傍晚取回行李,在街头的店里吃小笼包。吃完饭之后从店里出来,整个城市都坠入温柔的夜色中。X的手掌温柔且宽厚。和他牵手,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忽然想起这一天发生的点点滴滴。发现以前认为沉默且寡言的他,正在以一种及其温柔的方式默默地陪伴着自己。

她的内心被他小心翼翼地完好地保护着。她想依赖他,想让他给她幸福,想让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他和她说话,不断地让她开心起来。然后她又兴奋了,在迷离的夜色中寻找着所有微不足道的快乐。

在夜里,和X相拥睡去。脑海里浮现着X洗完澡之后头发湿漉漉的样子。他那样把自己拥入怀里。

Day 3

从这里上山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后来的时光会那么快乐。

到宝石山的时候已是日薄西山了。上午和X去看大运河,运河水浑浊碧绿。一上午,我和X都很难受。可能是晕车,加之小小的感冒,所以两个人都不算太有兴致。中午在新白鹿餐厅吃口感极佳的茄子和鸡翅。然后逛博物馆,在喷泉旁躺着聊天。

刚上山的时候,老实说没什么太大的兴致。但是走得愈深愈远,风景就越发独特了。

她说这样的路,还是和他走最有意思。
竹林深处,可曾有人家?

到达半山腰的时候,看见了落日。
俯瞰西湖。

保俶塔。

天色完全暗了。经过保俶塔,下山到半山腰处看见了著名的纯真年代书吧。

看山揽锦绣。

望湖问子潮。

在西湖边吃了碗三鲜面当晚餐。那天人潮拥挤,而我和X都不喜嘈杂的环境,故远眺西湖夜景而已。在路上X买了花。

谢谢你。那个晚上。

回宾馆的路上,歌手在路边唱《张三的歌》。

X戴着我的童子军帽。
焉知其中味。

由于文章篇幅太长

本篇未完待续

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