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来调节

洋芋仔
回归写作的旨趣

太过在意的人和事

左右着你的思考和行为

伟大的人伟大之处

在于克制

把情绪转化成严苛的理性追求

那种状态

也被理解为习惯孤独

今天

我用了一天时间

来抚平心中的一件小事

微不足道吧或许

我相信以我的年纪

如今天这样处理看待这个事儿

幼稚且愚昧

可我就像你

你就像他

我们都是凡人

学不会伟大

尝不惯孤独

我想听听歌就好

这样听着别人的孤独

自己就不会孤独

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