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5生死

李小彤

最近一个有一面之缘的朋友突然去世,感觉得到这么个消息心里不舒服。还没来得及好好认识的人,他的故事只能在其他人口中得知,慢慢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样子。

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一个同学想不开从六楼一跃而下,当时想不通为什么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就走上绝路了。继而就开始思考在我生命中什么是最重要的。

开玩笑的时候会说,活着不容易喜欢啥就买点啥。

近三十年,经历的生死离别并不多,可以说父母对我保护的很好,当2005年那个冬天姥爷离世的时候,妈妈自作主张没告诉我。当寒假我兴冲冲拿着用打工赚的零用钱给姥爷买的水杯回家,幻想着他一边玩着麻将一边喝着茶水……当晚妈妈突然郑重地跟我说,告诉你一件事儿。出于本能,我意识到了,但还是不愿意相信姥爷不在了。我恨妈妈为什么不告诉我。

当晚爸爸说,别气了,你妈妈没有爸爸了。这是我生命中第一个亲人离开,我没能出席。今年清明给姥爷烧纸的时候,怎么点也点不着,妈妈说姥爷嫌弃我怎么还是一个人去看他。于是我哄他,答应他一定尽快找到合适的人,然后风停了,点着了烧纸。

随着三十岁生日越来越近,焦虑也越来越严重,尤其是最近,觉得自己虽然工作几年,但并没有融入到这个体制内的工作中来,还是有很多看不懂、看不见、不关心。心中还是会抗拒,比如学讲话、比如抄党章……三十岁大概是一个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重建的时机,看透周围的一切还义无反顾的热爱生活。

回到开头的话题,离开的那个朋友父母已经难过的不行了,我没办法感同身受,一个家中的支柱,客死异乡,我没办法去安慰二老,离开的人永远的不在了,活着的至亲才是最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