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喜剧大师?

Tino老欢
大师,在一个行业内有深刻的造诣,对一个行业的发展与繁荣有促进和推动作用,承上启下,发展创新,引领行业走向,形成个人独特的风格与魅力,被广泛接受认可并受到尊敬与推崇。

“大师”这两个字门槛不低,所谓“喜剧大师”亦是一样。喜剧是戏剧的体裁之一,从理论上来讲,通过夸张的表演、诙谐的台词、冲突的关系,对人物喜感的塑造,推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剧情,来引发观众对于丑陋的、乖张的事物的嘲笑;对于滑稽的、幽默的事物的欢笑;对戏谑的、讽刺的事物的会心一笑等等,都是喜剧范畴。

对于从事喜剧的演员来说,逗笑观众是其目的,但说到喜剧大师,又岂止是逗笑那么简单。有人穷其一生,能够称呼为“喜剧大咖”。大咖与大师,也许一步之遥,也许差之千里,就像任督二脉能否打通,事关个人能力、环境因素与那一份玄之又玄的运势。

每个喜剧演员都有自己的特点,将理论结合到自身,呈现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也因为了行业细分种类下的不同,他们所取得的成就有了高低之分,谁是喜剧大师?或许应该放在不同领域中进行盘点。


曲艺类:

在赵本山以前,二人转作为地方曲艺,在东北老少咸宜街头巷闻,但在其他地方可谓水土不服。赵本山多年打拼,借春晚这个全国性大舞台,通过以二人转为基调的小品成功聚集了名声与财富,将一个地方小曲种推广到全国皆知,可以说是二人转史上第一人,毫无争议。近年来,以本山大本营为舞台,推广去低俗化的绿色二人转,桃李芬芳,传承与弘扬民俗曲艺。二人转这种曲艺形式,有人喜爱也有人嗤之以鼻,这是个人爱好倾向问题,但无可否认它依然是中国曲艺文化中百花齐放的一支,就目前而言,对这个曲艺贡献最大的人非赵本山莫属,二人转大师之名,担当得起。

相声在有郭德纲之前,已有百年历史,有过群星璀璨,也曾巨星凋蔽。郭的出现,是相声界暗夜里一颗明亮的星,在电视相声将传统的茶馆文化肢解得七零八落,在各大文工团相声将传统的语言艺术改得乱七八糟时,郭德纲让年轻观众又重新了解和喜爱这门艺术,重新回到茶馆,喝着盖碗、嗑着瓜子,肆无忌惮的笑。当然,也许不是郭德纲,也会有这么一个人,在这么一个时期,以不同的形式,将相声重新带回正轨,但郭德纲自身对相声这门艺术的虔诚、用功、专研,是让他成为这个历史人物的因素。从2010年以后,郭德纲完成了对传统相声的救赎,却也再无发展,近年来更是停滞不前,是否三心二意固步自封现在也不能盖棺定论,郭的能耐远不止目前在相声上的表现,但这一身本领是否还会用到这门语言艺术中,难以断定,半个大师足矣。

周立波将上海滑稽戏与外国脱口秀相结合,创立“海派清口”,本身是一步好棋,也是大陆脱口秀节目的投石问路之举。周立波是滑稽戏童子功功底,加之自身才思敏捷条件出众,如果坚持下来,也许别有一番新天地,只可惜朝三暮四众叛亲离,其身不正实难发展,做电视当主持,来钱是快,却也声势渐微,与好友关栋天反目成仇,败尽人品,难现当初万人大舞台上《笑侃三十年》那种辉煌,脱离东方卫视,将脱口秀阵地让王自健一举掠得,棋差一招满盘皆输,难堪大师。

近年来,喜剧类电视综艺节目在各个地方卫视霸屏,前几年被赵本山推火的小沈阳风头一下子被师弟宋小宝盖过。宋小宝19岁学习的二人转,在拜师赵本山之前,在东北各地二人转剧场里演了7年,进入本山传媒之后,除了剧场表演,还多了影视表演的机会,熟悉二人转的都知道,这门民间戏曲的效果和笑果是如何呈现的,这是宋小宝的根,对他的表演方式影响太大了,几乎就是根植在他的语言和肢体里。对人物特性夸张的演绎,正是他们这一波目前最红火的赵老师门徒的拿手好戏,所以我们看到辽宁民间艺术团经常表演的一种类型节目都是:选择型故事,无论是比武招亲还是选个主演,一列人马排开,各人有各人的特点,宋小宝的贱、文松的娘、小沈阳的耍帅、程野的憨等,只需要在既定剧情中,把每个人的特质放大,自然就出喜剧效果了。在二人转的小品中,刻意扮丑、男扮女装、跌个狗吃屎什么的,就是自然而然的表演,因为他们上山下乡就是这么演的,观众也确实笑了,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估计也没人去思考这一笑而过之后要不要回味点什么。

赵本山的其它徒弟小沈阳、王小利、刘小光等等,郭德纲徒弟何云伟、曹云金、岳云鹏等目前活跃在曲艺圈与影视圈的众多搞笑明星,谢谢他们在某些喜剧角色上的塑造,带给我们欢笑,但和大师更是沾不上边。这份名单,当然还包含了一众本山舞台的演员、开心麻花的演员、津京遍地开花的相声会馆演员和学曲艺出身现就职于各大文工团的文艺演员等。


影视界:

喜剧演员中执牛耳之人非周星驰莫属,早在香港电影蓬勃发展时期,喜剧片是电影工业中一股重要力量,开疆展土的许冠文、许冠英、许冠杰三兄弟是那时期代表人物,也获得了很大的成就,且三兄弟各具特色,许冠文的风趣持重,许冠英冷面笑匠,许冠杰鬼马精灵,以至于在后来香港喜剧中能看到这种风格的继承,例如黄百鸣与曾志伟在合家欢喜剧中那种家长角色;黄子华的栋笃笑和刘以达没有表情的脸;郑中基与杜汶泽在戏中那种癫狂与搞怪。

许氏三杰为香港喜剧电影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调,是开路先锋,但真正将香港喜剧带到一个至今仍要仰望地位的,就只有周星驰了,无厘头不是周星驰发明的,但是他让这个词成为了香港喜剧中一种喜剧种类的代名词,不但作为演员,也作为创作人来讲。如果说香港电影以区别于其他地区电影工业的关键词是:武侠、黑帮、无厘头,那么无厘头这片天地,是周星驰开创的,这是香港电影最好的时光,也是最后的辉煌。在港片的范畴之内,周星驰就是喜剧大师。

香港喜剧电影的没落,很大一方面是大环境的原因,市场不行了,从业人员也在减少,拔尖的人更是凤毛麟角,詹瑞文是当今香港影视圈被寄予厚望的一位,詹瑞文被成为“香港喜剧教父”,其实这个"教父"是指在詹瑞文教育方面的地位,詹瑞文赴英留学跟随名师学习喜剧表演及理后回到香港,将欧洲喜剧理论结合香港本土文化,进行舞台剧创作,香港喜剧在后无厘头时代下的发展,有了欧洲正统喜剧基因与香港本土民情结合的理论依据和实践支持,不破不立,也许有一天港式喜剧会重新回到人们视野并大放异彩,到那时詹瑞文或许才能称之为大师吧。

葛优,是让周星驰佩服的一位演员,周曾经接受采访时说看葛优的片子不光笑,还能哭,这点他做不好。可以说,葛大爷是中国内陆演员中不可多得的瑰宝,长相喜感、演技精湛且戏路极宽,有浓郁的个人特征与风格,与周星驰不同的是,葛大爷从编辑部的故事开始为广大观众所知,之后喜剧正剧都在演,直到在冯小刚的贺岁片里,才一举奠定了中国第一喜剧演员的地位,但客观讲,葛爷的喜剧效果更多是导演与编剧的催化,好的剧本,优秀的台词,精妙的桥段能让葛优百分百发挥,但他却少了一份独挑大梁的实力,在冯氏幽默中功成名就之后,《气喘吁吁》和《爱情呼叫转移》这种打着葛优领衔名号的喜剧败走麦城就是最好的注解,在我看来,葛优最适合将自身喜剧特质发挥的角色是那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小市民,且得有好的对手与之搭戏。距离大师,葛优离得不远,却也不易。

陈佩斯,是最难以评价的一位,他的身份在影视演员、小品演员和话剧主创/演员中匆匆转换,每一项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要说到最好,却又来不及用更多的作品来说明,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也许在未来的话剧史上,陈小二能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至于是作为主创还是演员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曾经这么一个带给我们欢乐的人,希望他还能带给我们更多笑声。

黄渤、徐峥、王宝强,是目前大陆最炙手可热的喜剧片演员,和范伟、郭涛、刘桦等相比,他们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这也只是为他们今后的喜剧探索提供了更宽松的环境;而范伟、郭涛、刘桦和白客、董成鹏等等众多人相比,已经在路上了,其余更多的新人也都才刚刚上路。作为演员来说,喜剧之路,实在太难,有人终其一生不可得一好的角色,更别说持续精彩了。插科打诨跳梁小丑的搞笑容易,笑中有悟回味无穷的幽默太难。


创作者:

上世纪末80年代,改革春风吹满地,随着电视娱乐成为老百姓生活的一部分,许多的艺术形式开始通过电视机推广传播开来,自建国以来遭受到了经济文化生活各方面艰难困苦的人民群众逐渐的在这些艺术形式中找到了乐趣展开了笑颜。许多喜剧创作者在这个过程中,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如果今天将创作出很多喜剧作品的编导王朔、刘震云、英达、冯小刚们聚在一起,谈及喜剧创作的心路时,他们一定会对梁左先生的英年早逝,感到莫大的遗憾与惋惜。

梁左最为观众熟知的喜剧创作是担任了《我爱我家》的编剧,这是中国第一部室内情景剧,却并非是将《成长的烦恼》这样外国家庭情景剧的简单引入,《我爱我家》中通过对老中青三代角色的设置,将中国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以最接地气的中国式喜剧方式展现出来,可以说,这是最考验编剧创作者综合能力的一项工程了。如果说有人天生就具有喜剧创作的细胞,那么梁左潇洒自如游刃有余的创造力,远不止在我爱我家中的展现。

在电视相声带给春晚观众笑声的年代,梁左对于新相声的创作同样功力非凡,那个年代的特殊原因导致了传统相声必须以一种新的形式出现在舞台,但那些老相声艺人知识文化程度都不高,更别谈新创作了,除了马季靠自己聪颖的天资,两大巨匠的栽培和后期的努力能创作出一些优秀新相声作品以外,其他诸人根本是一筹莫展。靠电视相声成为艺术家的姜昆、冯巩两位都得到了梁左的本子,《虎口遐想》、《电梯奇遇》、《小偷公司》这些相声作品,至今看来仍然是相声语言艺术中不可多得的好作品,也一举奠定了姜、冯二人的成就地位。

只可惜梁左40多岁就辞世了,这是一个创作者最好的年华,如果不是天妒英才,他应该能成为中国喜剧创作的大师。

冯小刚、王朔甚至姜文,在他们的喜剧作品里,都能看见与梁左一脉相承的路子,那种平凡与冲突意外造就的笑料,人与人性本真散发的趣味,都是能部分创作出幽默的高手。宁浩作为更年轻的一辈,擅长于借鉴与学习,但很多桥段似曾相识之感太重,未到自我创新也挥洒自如的火候。至于叫兽易小新、宁财神他们,本身走的就是文化快餐线路,挠你咯吱窝是笑,说个笑话也是笑,一笑而过,再而竭,三而衰,多次回味仍能莞尔的内容不是那么容易创造的。

沈腾是军艺科班出身,话剧、舞台剧、大荧幕是人家的追求,演小品这个……,无论怎么说,给他带来了名利双收,算什么呢,算是曲线救国吧。我从来没听沈腾说过什么诸如要给观众带来欢笑会倾尽全力之类的话,对于一个科班出身又性格执拗的人,仅仅欢笑,哪里会是他全部的追求。在接受采访中,沈腾说过这样的话,“最初我在开心麻花执导话剧时,会为了笑不择手段,如果故事跟包袱打架,宁可砍故事也不砍包袱。后来,闫非、彭大魔给我很多启发,喜剧不见得要从头笑到尾。再后来,看卓别林大师有营养的喜剧,发现自己的认识变化了。最早看卓别林喜剧,我是找‘笑点’,现在回过头再看,觉得经典的还是讽刺、批判的东西。留得住的东西一定不是一笑而过的。”这就是开心麻花舞台剧和小品的特征,郭德纲主持欢乐喜剧人时不止一次说,看开心麻花的表演跟看一部电影似的,有头有尾,有剧情也有包袱,但这过程中有人追求的是整个故事像一桌宴席一样,有餐前小吃、有正菜、有汤、有主食、有果盘,喜剧因子只是其中的佐料。

不管如何,市场在那儿放着,喜剧是不会缺少观众的,徐峥、宁浩他们在努力,王晶、黄百鸣也还在坚持,只要这个合适的土壤一直存在,喜剧作品就能不断推陈出新带给我们欢乐,喜剧大师也许也能冒出那么一两个来,但作为观众,我们更在乎的是在这个过程中,那些曾经忘乎所以、情不自禁、眉飞色舞、捧腹开怀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