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愿望

有一个人,细心地,为我修剪我自己够不着的右脚指甲,再一点点地磨掉不规则的边缘,每一片脚指甲都是圆润的,光滑的。

有一个人,戴上和我一模一样的、牛皮的、在右手上的手链,仔细洗一遍手,感受铁质接头冰凉的触感。

有一个人,躺在我身旁,陪我看着有些黯淡发黄的月亮,不安分地失眠,只要默默地对望。

有一个人,懂得我的歇斯底里,在六层的阁楼顶上,在寂静的下半夜,迎着阴森的风,放肆大笑。

有一个人,含着柠檬和我接吻,让我记住,吻,可以是酸涩的,即使愁眉苦脸,也义无反顾地继续疯狂。

有一个人,压低了声音,可以是气音,暧昧地念很多很多遍<May I Feel Said He>,然后一起把脸埋进枕头里,涨得通红。

最想最想,有一个人,能够理解,我的孤独。

渺泪少三目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