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梦

常常睡到夜深 又无比清醒

是漂泊的心 一次次搁浅 又一次次无处安放

笑矣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