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仁济医院的一天

纳兰双

做了无数个检查 包括CT和核磁共振 然后说排除了阑尾炎和严重的尿道堵塞 但医院面色凝滞 说看起来是直肠淋巴结 是不是恶性 还不能确认 要不住远一天 周二或者周四我们消化科有专家 可以一起会诊... 他问我有什么家人可以通知?我想想摇头:哥哥因为女儿大学入娶不好 让哥哥病发;父亲甲状腺病变 妈妈在医院照顾 而他?我更指望不了。于是我摇头 没有人陪夜。医生以怜悯的眼光看着我 说那你回去好好休息 吃药 喝流质 周四林会诊拿CT报告吧 不过这几天很难熬的。他转头问同事 她老公也生病不能来吗?同事尴尬回答 他说那边有丧事必须他主持 不能来 我们打了无数个电话了……医生咒骂了一句 不再说话 我却哭了 我还是一个人 没有人在我最脆弱的时候可以陪我 担架上孤零零的感觉多么令人心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