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童年

一梦梦江南,我的一梦梦回了姥姥家的院子里,有姥姥有二姨家的面换,还有我的豌豆先生。梦到杨树上面挂了一个大大的卷心菜,姥姥说要中午给我们做菜吃,必须摇下来,几个小伙伴使劲摇,我摇摇看看姥姥惊呼豌豆呢,豌豆是长大了一点点的样子回复我,妈妈我在这。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是我最重要的牵挂,连我穿越回童年都不忘带着他。

小的时候,这个六七月份是最值得期待的月,姥姥种的瓜快要能吃了,姥姥院子里的杏树快要成熟了,于是乎,每天的时期就是坐在树下找机会偷偷摇树,又或是跟在姥姥身后去地里干活,活干不明白,就是为了跟着她身后看看地里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她拿着一个小铲子,松松土拔拔草,盯着落日留着汗水,在经营着自己的小事业。我也是极度不适应的坚持在她旁边东瞅瞅西看看、看有没有熟了可以下嘴巴的。

姥姥院子那颗不大的杏树,被我们姨姐弟表姊妹们摇的树叶哗哗响。经过一条小道,对面就是二姨家临时的院落,那时候二姨家的小姨弟穿着开裆裤就喜欢哇哇哭,我们不喜欢和他玩,二姨家的姐姐谈恋爱,那个男的劲大的很,他能帮忙给我们摇,摇摇树杆,上面的杏啪啪啪滚到了脚下,那种美妙的时刻没经历过的永远不会懂,所以我们很喜欢英姐当时的男友,他自己要能给我们摇树就好,不过英姐看的很严,不给我们几个小家伙多吃[尴尬]。

姥姥门前有个大的坡,村里的孩子用木头的小板子定了个滑坡武器,类似于现在的滑沙器,坐在上面搜的一下滑到底,看上去特别的爽,我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不让我玩,可能我不是他们村里的,只是在度暑假的。大姨家的二哥什么都可以玩,不过都不带我,他和几个男孩,每天堆堆在一起,不知道干啥坏事,反正是很滑头很奸诈,不许我们跟着,学校也不好好去,那时候大姨家的二姐是个小学代课老师,但也管不了自己的弟弟,也许从那时候起我就给自己下了个决定,我的弟弟必须要听我的[呲牙]。

童年的欢乐很短暂,记得快忘得快,这些记忆早没了。要不是早上梦到了带着一群小萝卜头是摇树,真是个遥远的故事了。愿我的最爱的姥姥早日脱离苦海,能乐呵呵的过下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