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班记&离别】

南村文少
离别,是一堂人生的必修课!

清晨,梵先生坐在马桶上恩恩,突然抬头用极其忧伤地语气发话:爸爸,要暑假了。

【恩,挺好的呀!可以去玩了】

可是暑假来了,陈老师就走了:(

【你怎么知道的?】尽管我们早已知道,但答应陈老师只到最后才告诉孩子。

妈妈,昨天告诉我的。一一这才知道昨天在家长群里消息已经公开。

能遇见陈老师,是梵的幸运。

整整三年,陈老师陪梵度过了他最无心无事的最初岁月。

她陪梵一起战胜了最难熬的入托时光,作为当年英伦双哭,梵先生可是哭了整整一个学期,远近闻名。可她从没有嫌梵太闹而凶过梵,而是以吴地女子的柔声细语宽慰梵。

当然,这样的后果是:这些屁孩有一段时间都直呼她的名字一一陈舒羽。然后时不时恶作剧下陈老师,比如一起踩踩舒羽老师的白球鞋,比如一起把舒羽老师放倒在地,叠罗汉。在梵的心里,她是她的大玩伴。

梵和她分享着自己的每一份快乐。小到一本书,一样玩具,再到一段旅途经历,一则新闻,甚至于把自己现学的东西去考她,逼得一个大学理科生不得不去背道德经,背大学,以应付古灵精怪的梵。

【你怎么想?】

我想给陈老师一张纸,让她写个地址给我,我好去找她。

【我觉得你应该送个礼物给她,你说送什么?】

梵两眼一亮,双手一摊:

包罗,当然是包呀!女人最喜欢包:)

【我想,陈老师一定希望是你亲手做的,你自己想想怎么弄,晚上回家做】

梵先生若有所思……

礼物的意义不在于金钱的贵贱,而在于❤️。手作才是对受赠者最重的情谊。

本以为,梵可以和陈老师一起呆满四年。

甚至和班上不少家长的想法一样,把二宝也交给陈老师带。

愿望总归是愿望。

梵显然很伤心。

看得出他为下学期见不到陈老师一事操心了一晩上了。


可是,离别一一就是一堂人生必修课。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缘来聚缘尽散。

告诉梵,做最好的自己就是最好的思念方式。希望梵能记住,以后慢慢懂。

一场场离别,是每一段新旅程的开始!

梵,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