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先生

【1】那天我刚走进车站,就被一个人叫住了.他看起来30岁的样子,胡子很久没刮,戴着厚厚的大框眼睛,一个黑色的已经泛旧的双肩背包.和各种或匆忙或散漫的旅者没什么两样.

 

 我疑惑的看向他.

“你一定以为我是骗子,事实上我没有粉笔,也已经买好了车票,我是想说你能不能帮我买一瓶水或者什么吃的之类的,真的很抱歉麻烦你,我现在的情况不足以支付一顿午餐”

他一边说着,一边摸出自己的车票,眼神里带着一丝期待与窘迫.我在他叫住我说话的片刻,已经开始认真在比较他和我往日遇见的骗子有什么不同.很显然,他很真诚,或者说用了更高层次的演技.

“呃,是看起来蛮像是真的...那个,你为什么会找上我?”我站住了脚步,我承认被他的开场白吸引了.

“那是因为你看起来就像个好人,我是说,嗯,容易接近”,他开始微笑起来,刚才的一丝丝窘迫已经消失不见“我在这里观察了有半个小时,你是我第一个寻求帮助的对象,并且我知道一定会成功”

“是不是可以理解成我是那种看起来就很好骗的样子”我自嘲的笑,一边开始向车站的二楼餐厅走去,从停下的那一刻,我就决定要帮助这个人了吧。“正好我也要去吃点东西,你算是找对人了,走吧”

“我一定不会让你白白付我一顿午餐的,我是说,我可以讲一个故事给你,就当做你这次旅程中的一次意外的插曲”他说起这段时眼睛发亮,我忍不住回头再仔细打量了他几眼.不知道是否是心理作用,突然间就觉得可以把他与周围的旅者区分开来.那种在窘迫处境下依然可以辨别出的一种生命力,一种热爱生活的朝气.我开始为作这样的决定感到开心.

“好呀,我喜欢听人讲故事”这时候我们已经走上了了二楼,他一直礼貌的与我并行。

“就吃点快餐可以吗?我时间比较赶,只能待半个小时左右”我转头询问他,并示意就坐在旁边走道的位子上。

“不敢要求太多,非常感谢你的慷慨,我也要赶20分钟后的火车,越简单越好”

“好,那我随意帮你点了”

【2】

这是工作日下午3点的样子,餐厅里只零散的坐了几个人而已,我点了自己平时喜欢的食物双份,两个人就这么坐下吃了起来.

“我觉得我自己的直觉异乎寻常,也可以说成是一种奇怪的能力。走了这么多年路,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所以经常会条件反射般的在大脑涌出各种画面,有的是对一些人过往的想象,有的是一些即将发生的画面,而且通常准确率极高,我...”

“慢着,慢着,我怎么听这段好像什么算命之类的,能看到过去和未来?”我打断了他,这家伙在扯什么?不会真是个骗子吧?

“对不起,我有点着急了,我是说,嗯《福尔摩斯》你看过吗?他具备那种仅凭片刻观察就推断出一个人职业,来历,过往,等等看起来不可思议的能力,当然这在于他是经过缜密的逻辑思考,科学推理做出的.而我不同于他,那些感觉、想法、信息就仿佛是凭空跳进我的大脑,而我要做的只是将他说出来,你懂我的意思吗?”

“那个我倒是看过,可那只是文学创造吧,我可不相信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还有你说你的是能看到未来?”

“对,人们一般都不愿意相信他们不了解的东西,事实上就在刚才,你走进车站安检门那刻,我看到了你,脑海中就出现了我们坐在这里吃饭的画面,所以我知道找你一定可以成功”

“不会吧,你一定是在逗我,现在情况已经这样了,你才这样说,这可一点都不好玩,我觉得....”

“不是的”他突然打断我。“我还看到了你在进车站前将你的自行车存放在了地下车库,蓝色的,并且你询问了管理员存放时间的问题。而在这之前你在一段马路上停下来接了电话,是关于下周一个会议的通知。更早的时候,嗯,我是说你和一个女孩约好了一起旅行,就是你此行的目的地,一个古镇,我只能看到这三个画面”

我本来喝饮料的动作完全停了下来,整个人都惊呆了,这也太科幻了!

“我说的对吗?”他眼睛认真的看着我,表情不容一丝质疑.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你说的都准确,如果前两个还能解释为当时你就在旁边看见了,那么最后一个我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你能知道,可是这也太夸张了吧,你真的不是算命的?”

“只有特定的一些人,我看见他们,头脑里会跳出几个画面,一般都是3个左右,过去的,未来的.有些人更少,可能只有一个画面,更多的人都是看不到任何画面,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他继续解释起来,我整个人都处于呆滞状态了.

“就像这餐厅里的人,那边的夫妇,并排坐着的,看不到什么.还有那边一个人吃饭的先生,也看不到.只有角落里坐着的那个女孩,对,有着很大行李箱的那个,她刚从古城西安回来,我看到了钟楼,嗯,还有她一会下楼在那边书店会买两本杂志”

我顺着他的指点看向那对夫妇,那个先生,最后目光落在角落的女孩身上。一时间对于接受这样的说法和真实的现实差距感到迷茫。

“我现在开始要给你讲的故事,就是和我这样的能力有关,这也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我来这个城市寻找她,只是像往常一样,没有任何收获”

他突然陷入到了一种消极的情绪中去,眼睛垂了下去,也停止了吃东西的动作。

“找她?一个女孩?”我疑惑道。

“嗯”

【3】

这个餐厅位于车站二楼,向下可以看到整个车站大厅的人群,有坐着玩手机的,有聚精会神站着看杂志的,有围在一起交谈的,有手上拿着车票匆忙跑动的。我常常在这样的位置等车,在巨大的密集的人群中,那种作为个体的渺小感让人陷入恍惚失神的状态,仿佛游离于世界之外。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辆前往的XX巴士上”他开始讲起故事,我定了定神,开始好奇起来。“那时我辞掉了一份做了两年的工作,整日浑浑噩噩的,生活完全没有了乐趣,原先预计的干出一番自己事业的激情很快烟消云散,我每天都窝在家里,拒绝参见任何活动,我厌倦了那种每天谄媚的应对各种人。那样的人,多数都是看不出过去以及未来的人,我感觉自己整个人像一部机器,毫无生气。”

“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半年,有一天早上醒来,突然就有一种想出去走走的冲动,那种冲动强烈到我没有丝毫压抑,出门打车就奔向了火车站,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反正就是要走出去,离现在的生活远一些,再远一些”

“我坐上了一辆向西部出发的火车,我也不知道原因,或许是因为在当时,那是能带我最快时间离开的一辆吧”

“直到站在两节车厢的中间,听着车轮有节奏的撞击铁轨的声音,我才突然觉得一切都那么好,那是自由的感觉,我太久没有这样愉快过了。在车窗边看这个渐渐退去的这个熟悉城市的风景,我开始观察车厢里拥挤在一起的人们”

“我以前几乎没有乘过火车,唯一有印象的要追溯到童年时期一次短程的旅行。所以,整个火车所展现出来的景象太让我惊奇了,我只要看他们中的某些人一眼,脑海中就不断闪现着各种画面,在过去的两年中,我从没遇到过如此多有画面的人们”

“我试着和他们交谈,用类似相术算命为切入点,不同人的不同故事,使我在那趟旅途上格外兴奋,以前的我从来没有想着要去主动接近陌生人,听他们的或是平凡或是离奇的故事,所以那趟旅途算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它使我懂得了如何去感受平凡人身上平凡的故事”

“我先后去到了洛阳,西安,成都,兰州,在每一个城市都待很久,穿梭在各种大街小巷,去远离城市的乡村,我完全沉浸在这种在路上的感觉。直到那一天,我决定去更西北的大漠去看看,也就是在那里,我遇见了她”

“那天我乘着小巴士,在前往XX的路上,那是一座地图上很不起眼的小城,因为一种石头的缘故,被几乎所有这个国家的人熟知.我像往常一样,并没有刻意选择,就上了去那里的小巴士.漫长的汽车旅行,单调的沿途风景,出发没多久,车子忽然停了下来,四周荒无人烟,只是刚刚入秋,戈壁滩上还是异常闷热,车门打开了,我听见一个声音在向司机师傅询问目的地。稍顷,一个女孩慢慢走了上来,背着黑色的双肩包,因为长途旅行本来昏昏欲睡的我刹那间清醒了,几个画面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尤其令我震惊的是在关于未来的画面,我看见自己和她一起在沙漠里狂奔的样子!”

“她慢慢走上来,用眼神打量车子上的状况,突然眼睛与我对视了,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她好像是在回忆什么,像是之前就认识我的样子,然后她缓缓的坐在了我侧前方的一个空位上”

“我开始思索怎么样开口去接近这个女孩,虽然自己看到了接下来的画面,可是把握主动,积极去创造机会,才是一个男人该去做的事情”

【4】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脑海里全是那女孩的背影,她一动不动的坐着,头歪向窗外,我甚至能想像出她眼睛亮亮的样子,我不敢冒昧打扰那份平静,就那么一直保持同样的方向看着她的背影,我已经很久没有对一个陌生人这样感兴趣”

“就快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车子突然传来奇怪的声音,并且颠簸了几下,最后停在了路边,抛锚了.司机嘴里乌拉拉讲了些什么,开始掏出手机打电话.车上的人也开始用维语讲着什么,虽然听不太懂,但我猜一定是质问司机该怎么办.这时,我看见那姑娘背上包一言不发下车了,是时候了,我匆忙抓起行李,也下了车”

“奇怪的是那姑娘并没有沿着马路继续前行,而是一转身踏进了荒芜的戈壁沙漠,瞬间我就看到了事情已经如同我看到的一样发展了,我没有一丝犹豫,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我这才仔细看清楚了她的装扮,及肩的乌黑长发,红色的长裙.在沙漠巨大的暗黄背景下那样迷人.她感觉到有人在跟着她,回过头看见是我,神秘的一笑,就又转身继续走着”

“哎,你好.我...其实...嗯,很好奇你要去做什么?怎么往沙漠里走呢.我赶了几步靠近她,到了几乎平行的位置.她没有回答我,自顾自的走着.我突然感觉有些尴尬,不知道要再说点什么,或者继续死皮赖脸的走下去”

“这片沙漠,从小就在教科书上看到关于他的描写,世界第二大,只是从来没想像到有一天踏上它是因为在追赶一个姑娘”

“我知道你会跟上来的.那姑娘突然开口说话,声音很低,但是很温柔婉转,我一时没反映过来”

“啊,那个,是呀.我必须要追...嗯,我是说,有其他原因...你...”

“你看过沙尘暴吗?”

“啊,这个还真没有看过,你是说要看沙尘暴?在这里.我说着抬头望了望远处的天空,果然阴沉着,闷热的空气也似乎开始躁动起来.这时我们已经走到了一个比较平缓的高低上,向后看,远处公路上抛锚的汽车周围,还围绕着人群.”

“她依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就那么定定站着,风开始吹动她的的长裙.”

“我说,我预感我们一会要在沙漠里狂奔”

“不会”她轻轻吐出两个字.停了一会,又继续说到“沙尘暴的来得时候,你可以跑掉,不用管我‘

“我愣在了原地,这姑娘难道知道我看到了什么?”

【5】

“远处天空的颜色剧烈变化,刚才还晴空万里,这会已经灰蒙蒙的让人有些压抑”

”你来这里做什么?“我试探着问她。与陌生人交流万能的三大哲学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一般情况下,只有这第三个你到那里去最让人感觉不那么唐突。

”她果然还是没有回答我,直愣愣的继续看着远方。我只好闭上嘴,也站定了看着远处的天空。“

”时间过去了好久好久,久到我几乎已经忘记了周遭的环境,我们谁都没有说一句话,就那么站着。许多年后的今天,那个依然是我反复回忆的画面“

”狂风在沙漠中搅动了很久,空中开始飞舞沙尘“

”我要去xx“她突然说了这一句,开始自顾自的走了起来,我想了一会才明白她是在回到我之前提到的问题。然后快步的跟了上去。

”我也要去的,我们先看看车子修好了没有,这样我们可以乘车...“

"我走过去"

”啊,什么?这有多远啊?你穿着裙子的,怎么能可能走这么久“

‘她没有再讲什么,只是淡定的继续走,远处马路边三三两两聚集着人群,有人在车子的底下趴着,看来已经来人修理了。我叹了口气,还是朝那姑娘跟了上去”

“之前很长一段时间的旅行,都是乘着交通工具,从来没有感受过徒步旅行的劳累,很快,我就已经气喘嘘嘘。而那姑娘好似没有一点劳累的迹象,始终按着她的节奏慢慢前行。我在她身后5、6米的样子,那场面竟也莫名奇妙的好笑”

“我们一直走走走,我间歇性的问她一些问题,她都没有回答我,甚至没有回过头,问我为什么跟着她”

“风一直不紧不慢的挂着,我们走了1个小时左右,身后传来了骑车轰隆隆的声音,谢天谢地,终于可以乘车了,我欢快的双手直挥,汽车慢慢停了下来,我一脚跨了上去,而那个姑娘,却没有停下来,还是那么走走走,听到司机的鸣笛她礼貌的摇了摇手,又继续走着”

司机看她没有想继续乘车的意思,发动汽车准备出发,就在那一刹那,我破门而出,也向司机挥了挥手,裂开嘴笑起来。我一定是疯了。‘

“汽车绝尘而去,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远方看不清楚,整个沙漠间的公路上只留下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沉默无言的前行”

“那天我不知道走了有多久,仿佛是一辈子的路都走完了,我们走走停停,有时候她会再次爬上路边的高低,眺望一会远方,然后又继续走起来,我只记得我们最后到达XX的时候,天早已经黑了,大部分的居民都已经进入梦乡了。匆匆找到一家旅店,一躺倒床上,我就完全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正午,我走出房间,在楼下的院子里,看到了她”

她做在椅子上靠着墙看书,阳光在她身上撒成一片,有微风,轻轻吹动她的裙摆。那画面美的一瞬间让我呆在原地。她忽然察觉到了我,头抬起来望向我这边。我慌忙的闪躲目光,但是那些将要发生的画面已经全部涌入我的脑海,在集市上一起找一种形状奇怪的石头,在小巷深处一家餐厅吃东西,在城市边缘的山坡上看日落以及一些发生在她过去的事情。“啊,那个早上好呀,你起来了~”我从楼梯下去,慢慢走到她对面的座位做下来“昨天可真够累的,你体力这么好哎”“你在看什么书呢,你叫什么?”我滔滔不绝的说着,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竟然这么多。而那个姑娘,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的书,仿佛我的存在以及声音都来自另一个世界一样。我讪讪的停了下来,找一个舒服的角度靠了起来,闭上眼睛。那个时刻的惬意,是我从未有过的感觉,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好像是睡着了,但是没我睡着。我能一直清晰的感受到她的存在,就在我闭眼的不远处,那么踏实有力。

【6】

很久很久以后,我听到她起身的声音,猛的跳起来。我看见她背上背包开始往外走,于是风一样的跟了上去。整个下午我就开始跟着她在城市里游荡。没有一句多余的交谈,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丝毫在意我的存在,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每天早上她都做在院子的太阳下阅读,我在旁边或者打盹或者也找点什么读读。一到下午,就继续漫无目的的走走停停,我永远跟在她身边,不说一句话。她有时候专注于一件看中的小物件,常常能留连半个小时之久。有时候又会和老房子门前的老人谈话,双方都操各自听不懂的方言。更多的时候,她就随处往那一做开始发呆,有时候久到天已经完全黑掉。日子于我,从未这样简单却神奇。这样一种令我一生难忘的回忆,很快就结束了。那天中午她看完书出发不久,在一个小巷子的入口,她突然停了下来,她说:“你帮我拿着背包,我进里面一下.说完这句话,她就走了。再见到她已经是三天后了。

”我在和田徘徊了三天,每一个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我都走了好几遍。一直没有她再出现的踪迹,仿佛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境一样,第三天夜里,我背上那只她留下要我保管的黑色背包,走入天气微凉的夜色中,我很难过这样的不告而别,我不相信和她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心理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极其重要的东西。

我回忆和她相处的这几天,猛然发现我看到的那些关于和她未来的画面,竟然一个都没有预见到,或者是说我预见到了,而它们偏偏都没有发生。包括她的突然消失,也是不曾出现在我的预料当中。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过去几天发生的事情仿佛像梦境一样,而我终于梦醒了。

“我沿着小城另一边的公路不断走着,碰到好心的当地人车子经过,我就坐上去跟着走上一段,直到不能再前进为止,依旧不重复的风景,只是这次,我的心境已然完全不同了,我再也不会全心的注意遇到的每个人,也不再尝试去和那些陌生人交流,我满脑子都在想那个姑娘,为什么他要不告而别?为什么我看见的和她关于未来的画面全部都没有实现?”

“那是离开和田的第三天中午,我一个人走在戈壁滩上唯一的马路,从早上出发开始,一直没有看到过一个人,”

”攀上一块高低,我举目望去,戈壁上壮丽的景色瞬间带走了我一身的疲惫,刚喘了几口气,突然发现前面不远的山坡路上,就那么定定的站着一个人,头上包着长长的围巾,连同那标志性的红色长裙,一起在风中飘舞,刹那间一些关于过去和未来的画面涌进我的脑海,我又遇见了她,以这种几乎戏剧的方式“

他说到这里稍微停了停,仿佛是在压抑自己过于激动的感情。我盯着他不作声,我知道故事还有很久,果然他又开始讲了起来。

“哎,你怎么在这里?我大叫着向她跑过去,脑子里闪现的几个关于她过去的画面,有一个旧旧的游乐场,有一栋低矮的居民楼,还有其他看不出场景的地方,当时与往常一样,我又看到了和她在一起的画面,我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实现。虽然只是隔了三天不见,但我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狂喜。

她回过头来:“你来了”她突然说道。“是啊,啊,不对,你是说你知道我会来这里?”“嗯,我在等你”“啊,到底怎么回事,你突然就不见了,吓我一跳呢,我是说你的包还在我这里呢”说着我把背包往下卸。“不用了,背包留给你。我是来向你告别的”她垂下了头,制止了我的动作。“到底怎么回事,我有点搞不懂了”

“现在的我,必须要离开有你的地方,现在的再见是为了以后更好的遇见”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被现在的情况搞懵了。

“我和你一样,能看到一些未来发生的画面,从看见你第一眼就知道了”

“知道了什么?”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遇见我以后为什么看到的画面不能实现吧,因为那是我刻意避免的”

一时间,这样的场景和信息令我迷惑不已。

“可是你为什么要刻意避免?”

她突然扭过身子“我不清楚,可能是我还没有准备好,我还想要一个人再走一走”

“当然可以啊,你可以一个人继续走的,可是这又和我什么关系呢”我疑惑到。

“因为我看到了…”她突然停顿了下。

“我看到了和你慢慢变老的画面”

一瞬间,我们都没有说话,等到我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后,狂喜与迷惑的扑面而来。

“但是我必须暂时向你说再见,我希望自己还能再一个人到处走一走。很感谢你这段时间不言语的陪伴,我知道你还会再找到我的,不过不是在这里。所以,我要向你说再见。为了再一次的相见,希望你能理解我”

她这时抬起来头来,黑亮的眸子定定的看着我,那么坚定那么自信。我常常的呼出一口气。“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是对的,去做你真正喜欢的事情吧,我一定会再次找到你的。

“再见!”“再见!”

夕阳下,我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那姑娘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我甚至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7】

"我和她相识的10天里,有7天是看到了画面的,那些在我脑海中出现的场景,我都准确的记录下来,画成一幅幅画。每一个场景,我都去走过,希望找到她曾经存在的痕迹,已经过了快3年了吧,我走过了大多数她曾经出现的地方,问那些生活在那个地方的人们,只是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任何关于她的消息。我还有5个场景没有去过,其中两个我还没确定是什么地方。但是我一定会一个个走下去的,我相信有一天,她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的。"

"有时候我就再想,我的生活,是因为预先知道会成为什么样子而去努力实现来的有意义?还是因为所有未知的不确定性而更加充满乐趣?这些我都想不明白,我只尽最大努力过好当下吧"

他停了下来,不再说话。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个人就那么沉默着,车站嗡嗡的人声不曾间断,有列车呼啸而过。

”我的火车就要到了,我想我们要分别了“,他低头看了看手表,开始起身准备出发。

“好吧,你的故事很精彩,我很喜欢,只是有点难过”我也跟着站了起来。

“我自己其实不难过,我很享受这样的过程,或许我早已经习惯了就这样不断的去追寻她吧”

“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找到她的!我要怎么称呼你呢”我看着正在整理背包的他“聊了这么久,我是说以后我想起你来的时候不想称呼你为‘那个在车站的人’”

“你可以叫我M先生”我和他并肩下了楼梯,慢慢走到检票口,M先生用眼神示意我看向检票口旁边的小书店,在餐厅角落坐着的那女孩从书店走了出来,一只手拖着行李箱,一只手拿了两本杂志,我开心的笑了起来。

“对了,M先生,你不是可以看到我的三个关于未来的画面吗?除了和你一起吃饭,其他两个是什么?可以讲给我听吗?”

”人总是对未知充满好奇,我可以告诉你,第二个画面是你和一个女孩在一起,左手上都戴着红绳子,你在旁边傻站着看她在月老面前许愿”

他笑的灿烂起来,此时传来检票开始的声音“而最后一个画面我不想告诉你,我只能说有一天当你亲身经历那个画面时,你一定是会想起我的.祝你幸福”

说完,他挥了挥手,淹没在人群中.

我再也没有见过M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