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会得鼻炎

前天在车里听广播报道说2016年有可能会成为史上最热的一年,连续不断的高温让人烦躁易怒。不过对于天天在空调房里的我来说温度其实不算是最大的考验,夏天真正的难题是我的一个老朋友 --- 鼻炎,一个让面巾纸飞速消失,鼻涕喷嚏不断的“绝症”。

想来我成为病友已经近6年了,某一个冬天的清晨,我也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鼻炎患者。爸爸妈妈总说为什么我俩什么毛病都没有,你就偏偏得了鼻炎呢?!是啊,为什么呢?6年后坐在电脑前不断擤鼻涕的我也在想,为什么我会得鼻炎。

小学的时候第一次知道有一种病叫鼻炎。同班的一个男同学夏天上课之前都会刻意的将一大卷卫生纸放在课桌上,当大家问他这是要干什么的时候,他都会很难受却不知为何略带得意的说“因为,我有,鼻炎”。晚上回家的时候我问妈妈怎么才能得鼻炎,我为什么没有鼻炎?我妈投来“你这个孩子是不是傻”的眼神看着我,跟我说“你知道陆叔叔吗,他鼻炎难受的每天晚上没有办法睡觉,你也想这样?”。虽然我嘴上答应着不想,但是心里还是有一点点小期待,有一天我也能有鼻炎,这样我就也能拿一大卷纸放在桌子上然后告诉别人“看,我有鼻炎”。

就是这样,一种现在看来可笑甚至有一点点扭曲的炫耀心理让幼小的我在心里暗暗地期待着鼻炎的降临。

可能真的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高中的时候我成功“圆了心愿”。

最一开始只是普通的感冒,但是一直奉行着“是药三分毒”理论而且怕苦怕麻烦的我拒绝药物治疗,觉得可以像往常一样抵御过这一阶段。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鼻炎来得更快就像超级龙卷风。连续几周不见好转的我终于意识到,我柔弱的小身板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坚强。药吃了,嗓子的炎症消了,但是喷嚏和鼻涕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我还记得那一天当我被告知我患了过敏性鼻炎的时候,小时候那种一直暗暗期待的窃喜居然还存活着!我并没有像我妈一样为我又多了一种恼人的疾病而烦恼,相反的,我有点小期待和小兴奋,那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我的夏天会因为这个而改变多少。

第一个夏天来到了,刚开始的几天只是有一点小小的不适应,鼻子会痒,眼睛会不舒服,但一切都在我能承受的范围内。每每当同学投来问候的话语和目光时,我好像忽然明白到了为什么我的那个小学同学会刻意把纸放在桌子上,为什么上课要那么刻意的擤鼻涕或打喷嚏。是的,因为这样可以获得“注意力”,别人的注意力。人们会不由的对身边受伤或弱小的同伴施以更多的“关注”,而恰恰这种会让被关心者有一种大家都很在意我的错觉。而我不幸就一直期待这样的错觉。

随着天气越来越热,越来越干,我的这种错觉就被无休止的喷嚏和快要被我揉破的眼角打碎了。夏天从此变成了我的一个噩梦,一个充斥着面巾纸、药片的噩梦。

6年后的今天,吃完午饭,照惯例从药盒里拿出药片,在即将要下肚的时候我忽然在想,我,为什么,要吃药?啊,原来是那该死的错觉啊。

很多人都在为别人活着,因为太在乎别人的目光和想法,常常容易走进一个怪圈,然后一去不复返。虽然我活了20多年才回去反思,但,应该也不算太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