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善其身

眼睛在忙着看风景

嘴巴想念着甜品

这双耳朵只想保持安静

头发在缠着它自己

呼吸在挑剔空气

这个脑袋知道何时微醺


要什么道理

身体发肤 天生爱自己

有什么逻辑

想爱别人何止要运气


先善待这身体

灵魂再相遇

先善待这颗心

再懂别的心


眼睛会是谁的风景

嘴巴被谁当甜品

这双耳朵为谁不再安静

头发为谁放开自己

呼吸能被谁呼吸

这个脑袋知道让谁微醺


要什么道理

身体发肤  自会有灵犀

有什么逻辑

相爱的人也在爱自己


先善待这身体

灵魂会相遇

先善待这颗心

就懂谁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