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翻身

浮桑闲兮

从公司回到家,朱朋还没有接受他被他的顶头上司,一个男人,摸了头的事实。

靠靠靠靠靠,这家伙什么意思?!劳资可是个大男人!居然摸我的头?!耻辱!!!绝对的耻辱!!!

事实上,从天雷滚滚的状态回过神来以后,朱朋就快气炸了。一个男人被另一个不带任何血缘关系,不是他长辈的男人摸了头,这是很伤自尊的。朱朋完全没有任何诸如摸头杀之类的暧昧的想法,他只觉得他被侮辱了,从进公司以来的各种针对、刁难都在脑子里浮现,他想反抗,可又没有办法,因为那人是他的上司,只要他还想在公司做下去,他就得忍着,不然,死的很惨的一定是自己。

有什么办法呢,就算再郁闷,班还是得上,觉还是得睡。

这一晚,他在梦里替自己出了口恶气。他梦到他成了主管,而往日总是刁难他的那个人变成了他的下属,于是他各种差遣欺负那人,过了一把领导瘾。可那人却也不反抗,只是用一双黑眸盯着他,好像在控诉他一样。

这么被盯着,朱朋感觉自己要被那双眼睛吸进去了,忍不住伸出手去,再然后,他就醒了。

醒了以后,想到最后自己的举动,朱朋心里有种难言的感觉,看着自己的手心,好像…有那么一点遗憾…

到了公司没多久,阎相辰也来了,又照例把他叫了过去,随便抓着个什么点就能说他。

唉,果然是做梦啊。朱朋摇摇头,听完阎相辰强行扯出来的话,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做事。

风平浪静了一天,快到下班时间,阎相辰都没有找过朱朋的茬,朱朋觉得不可思议,又暗自庆幸。

结果,还没庆幸完呢,眼前一暗。

唉,来了。

心里哀嚎了一下,朱朋抬起头来,硬扯了个笑脸:“找我有事儿吗,阎总?”

“晚上有事吗?”

糟糕,不会又要加班吧!事儿是没有,可要是要加班,朱朋绝对会说自己有事儿。

还没想好是不是要实话实说,阎相辰又说话了:“没事儿的话晚上公司周年庆活动去参加一下,早点下班早点过去吧,活动酒吧地址知道吗?”

周年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都怪他每次找自己都没好事儿,才让自己这么紧张。可怜的阎相辰还不知道自己又被埋怨了,还在等着朱朋回答。

“知道知道,好的,我一会下班了就过去。”

“嗯。”得到了答复,阎相辰就走了。

今天居然真的这么平静、没被找茬?到酒吧门口,朱朋还有点不敢相信。

进了包厢,很多人已经到了,看他来了,便嚷嚷着让他唱歌,朱朋也不推脱,唱了首,大家都在那叫好,起哄再来一个。

他也没理,笑了笑坐到一旁喝酒,听别人唱,丝毫没注意到一个角落里,有个人的视线一直跟着他。

吃完饭,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大概是刚做完手头的工作,赶着来凑个晚场热闹热闹。

朱朋看了看表,已经快九点半,想想明天还要上早班,又喝了酒,还是早点回去吧,省的明天迟到。

跟熟络的同事们打了声招呼,朱朋走出了酒吧,来的时候是坐公司车来的,时间有点晚,公交车已经没有了,这附近也不太像有地铁站,朱朋想打车回去,结果等了半天,都没有出租车。无奈之下,他决定走回去。

虽然远了点…就当散步了,朱朋安慰自己。

突然,一辆车停在他边上,朱朋看过去,瞬间拔腿就想走。

“上车,我送你回去,顺路。”阎相辰说。

作为上司,阎相辰自然是有朱朋的个人信息档案的,他住在哪里阎相辰知道也不奇怪。

刚抬起来的腿又收了回去。有免费的车,不搭白不搭,顶多…不说话就是了。

这么想着,朱朋几乎没怎么犹豫就上了车。

然而,上车之后他就后悔了。这阎总,平时也没这么多话啊,闻着也没酒气,不像喝醉了,还开车呢,今儿怎么就这么能说这么多问题?

“你唱歌很好听啊,平时没见你说。”

“啊,还好还好。”

“听什么音乐比较多啊?”

“啊…啥都听。”

“哦,挺好。要不要现在唱一个给我开车提提精神啊?”

“啊?不用了吧…其实我就那一首唱的好,别的都唱得不好听。”

“是吗?那算了。有女朋友了吗?”

“是啊算了算了,哈哈哈…啊…?啥?”话题跳跃性有点大,朱朋一时没反应过来。

“有女朋友吗?”阎相辰又重复了一遍。

朱朋不太懂他这问题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回答了:“没有…”

“嗯,我就知道。”阎相辰一脸理所当然。

靠!!!这绝对是挑衅吧!!!想打架吗!!!劳资那是不想找好吗!!!内心咆哮着,朱朋正准备发作,又听他接了一句:“有也没关系。”

啊?什么乱七八糟的?

朱朋觉得,阎相辰的脑回路不是他这个正常人能懂的,所以,做好的做法就是,无视他!于是,他也不生气了,开始装哑巴。看他没反应,阎相辰也不再多话,两个人一路无言。

“到了。”阎相辰说。

“嗯嗯,今天真是谢谢你让我搭车了,阎总。”说完,朱朋也没等阎相辰反应,就下了车,准备上楼。

妈的,这破物业,上个月坏掉的楼道灯还没修好。朱朋一边骂一边在黑暗中摸索着钥匙,好不容易找到钥匙,对个钥匙孔对半天对不上,没办法,朱朋掏了掏手机,准备打个光。

突然身后一股大力,把他整个人扯了过去,一转身,就被压到墙上。